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 11

【前尘夙愿11】-告别

太祖七百三十二年,北方边境战事不断硝烟不休,终日烽火连天。三月之后,大周铁骑终于险中求胜,击退魔族,守住了边境。

可当齐王班师回朝时,朝廷已不是他离开时的样子了。

太祖皇帝缠绵病榻两年有余,如今已病入膏肓,食不下咽。而在他一息尚存前,一道圣旨,大皇子燕王,成了名正言顺的太子。

彼时朝中震荡,那些已站齐王阵营的,都忙着四处奔走只求为自己寻一线生机。那些不是齐王阵营的,无论是权臣外戚还是王工贵胄,都纷纷登门太子府,送礼的送礼,献计的献计,无论官阶几品,清一色的谄媚之态。

世态炎凉,朝廷这样大的胜仗,齐王几经生死,立下的汗马功劳,无人敢称颂。

就在所有人笃定齐王毫无胜算的时候,一场百草园之变,惊天逆转了结局。

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七百三十二年秋,齐王被太子及其党羽伏击于百草园,遂将之斩于刀下。四子昱王,六子楚王,皆卒。”

而其中细节,无人可知。参与百草园之变的,除了那位胜者,都已血溅当场。

世人皆叹残忍的同时,也大都无可奈何。所谓盛世,终究只能如一人所愿,通往最高处的台阶上到处都倒卧着血淋淋的尸体。自古以来,为了那个至高无上的王位,父子相残,兄弟相残,君臣相残,并非什么罕有的事。

彼时,天海幽雪在周园中,修得聚星的最后一境。整整一月后,终于出关,从周独夫口中得知了这件惊天之变。

奇怪的很,她在听到这一消息之时,只是怔了一下,丝毫未有喜悦或者厌憎的情绪,换做任何一人,都只当她真如表面般心如止水。可是他依然看出了平静面容下的情绪已是汹涌,略带担忧地问道:“你还好吧?”

天海看也没看他,兀自往前走去:“我好不好,与你何干.”

他跟上前:“你就这么着急与我撇清关系?”

天海站定,转身看着他,冷笑了一声:“那你告诉我,这场屠戮中,你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他低头,双眉深锁,默然不语。半晌,只问了一句:“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海清了清嗓子:“殿下素来仁义衷肠,他想要什么,会光明正大地靠自己的本事去争取。”

他只觉心被刺痛了一下,反问道“你的意思是,是我教唆殿下,或者干脆是我代替殿下,杀了他的兄弟?”

 天海笃定地说“就算是为了皇位,我也绝不相信,他会残忍至此,谋害手足”

“所以我才是那个残忍卑鄙之人。”他强压着怒气,咬牙道。

她只轻描淡写道“你是么?”

“你如果一定要这么认为,那就是吧。”他丝毫不想解释,眼神黯了黯,背过身去。

看他紧紧握住的双拳,微微颤抖的身影,天海脑中拂过自进入周园与他相处的种种,自知刚刚的话重了些。在内心又默默掂量了一番:想来自己对齐王的人品是有全然的把握的。这场兵变,若没有高手相助,以齐王一人之力怎可能一举诛杀三位境界通幽的皇子?此事是必然与周独夫有关联,可到底是自保反击,还是诱敌深入,亦或者是夺嫡阴谋?都不是没有可能。

无论怎样,这结果不是齐王被杀,总是不幸中的万幸。

她略收敛了刚刚的厉色,平静道:“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想多问,既然我已修成聚星上境,即刻便告辞了。”

身后悠悠地响起了一声:“哦,忘了告诉你,齐王殿下前日已去大将军府提亲。”

她怔住了,转身上前,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

周独夫凄凄地笑了笑:“他是一刻也等不及……况且这种事情,本不需要你在场,天海将军已经欣然答应了。”

天海蹙眉,沉重道:“我没想到,竟会有这么快……”这样消息,自己竟是从他的口中知晓,她无奈地摇摇头,只觉造化弄人。

空气变得有些微妙,他们就这样站林边,各自低头不语,思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斜阳想山下沉没,渐渐收拢了它的光线,残余的晚霞还在徘徊留恋,映着面前一汪溪流。天海出关以来,都没有好好看看身处何地,此刻她环顾四周:这里不似日不落草原那样荒芜,也不似暮峪峰那样肃杀,依山傍水,溪流潺潺,景致十分宜人。

她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不想再这么僵持了,叹道:“这些日子,多谢照拂。我真的该走了。”甚至不敢回头看他一眼。

不到五歩,她忽得感到左臂被一拉,随即整个人被她从身后抱住,他的双手交叉,将她的手固定在身前,她的整个身躯,结实地嵌在了他的胸膛里。

惊愕之余天海幽雪只本能地用力反抗:“周独夫,你放开我!”

她越是挣扎,被钳得越紧,她轻微的喘着气,额间渗出了几滴汗珠。

耳后传来他坚定的一句话“如果,我不让你走呢?”

天海只苦笑了一下,脸微侧道“难道你想把我关在这里一辈子吗?”

此刻的他,似是孩子要失去珍爱之物的样子。又用力环住了他,将脸紧紧地俯于她颈后的发中。喃喃道“天海幽雪,我喜欢你,眼睁睁看着你嫁给别人,我做不到。”

他的情意,早已化作这数月来相处的点点滴滴,她又怎会不知。可是头一次听到他这样说出口,天海幽雪整个人,还是不觉得颤动了一下。她感受到指尖传来的力量愈发的强烈,耳边,他的呼吸也越发的急促。

她闭上了双眼,停止了挣扎,什么都没有做,什么也没说。

良久,他的手渐渐松开,天海转过身,看着他眉眼间那样深的痛楚,心中一悸,这是他第一次直白的表露出情感,却是这样的强烈,超乎了她的想象。她抬手抚过他的脸颊,心疼道:“别说傻话了……”

他覆住了她的手,问道:“我只要你亲口告诉我,这些日子,你并非没有感觉,你对我亦是有情,对不对?”

她叹道:“那又如何?”顿了顿,伤感道:“你知道,我没有其他选择的。”

 “还记得那日我们观星,我与你所说的星图么?”

她眼中拂过一丝惊诧:“怎么,你….”

“我正在研究,已有了方向,等到我参悟了天书碑最后一块碑陵,就可创造出星阵,到时……”

她闻言,瞬然抽出了手,打断了他的话:“到时怎样?你想为我改命,让我就算爱上你,也可免于天凤血脉反噬?”

周独夫是这样想的,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变了个味道。他有些心虚,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望着她不语。

天海冷笑了一声,刚刚的温存荡然无存,推开了他,向后退了一步,眉眼间拂过一丝冷冷的肃意:“周独夫,你还是这样自以为是。我承认,从初见之时,你的才华气魄确是吸引我,可你又凭什么认为,我愿意为了你,放弃至尊的天凤血脉,沦为凡人?”

她这样的回答,是完全在他预料之中的。只是他内心仍存有一丝希冀,只想着若是你对我之情如我对你之情这般深,便是没什么不可能的。可感情的天平,从来都不会是对等的。自己终究还是自作多情,多此一举了。

他默默道:“对不起,我只是不想失去你,一时心急,才妄出此言”

她并未接受他的道歉,只哼了一声:“从未得到,又谈何失去呢?”

话已至此,无论是留恋,不舍,还是责怪,都无需多言了。

她欲要离去,这一次,他没有拦着。

此番只要踏出这园子,他们之间,所有已经发生的,还未发生的,都将深埋心底了。若是没有天凤真龙结合之说,若她真的只是个平凡的女子,此刻会答应他留在这山间碧水间,暗解情愫,寻欢享乐么?可这样的假设还是没有意义,天凤转世,意味着她从出生之日,就肩负着使命,又如何能把这些寻常人的情感放在心里。

想到这,天海终究是有些伤感,她定了定,不知怎得叹了句:“这里依水畔山,林间鸟语,若是建出庭院,也是怡然……”

周独夫望着她的背影,销魂落魄,百感交集。张了张口,千万句话哽在喉,一句也未说出口。

眼眶中似有一股热流不受控制地落下,她迅速抬手轻拂去。踏上石阶,走过小桥,自始至终,都未再回首。落日的余辉照在她金色的衣裙上,潋滟流光,刺痛了他的双眼。

此去何时见,襟袖上,空惹啼痕;

伤情处,望断夕阳,不见灯火,已是黄昏……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