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10

【前尘夙愿10】-星辰

命运从来不是独立存在的,每个人的命运都与他人的命运息息相关,正如道典上的解释:命运,是人与人的动运轨迹的总论。

而这些轨迹,连成了浩瀚苍穹中的星辰。每一个人出生之后,他的命运轨迹会在星辰里找到相应的命星。 

天海幽雪和周独夫,此刻正站在周园的最顶端,那座千丈之高的暮峪峰顶,抬头瞭望着星辰。

“你可相信,这世上能有人,可违背星空法则,逆天改命?”周独夫问道。

天海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道:“改一人之星,周围所有相连的轨迹都会发生变化,一根线断了,周遭无数条线也断了,重新相联之时不可能按照初始轨迹,那无数人的命运都会随之改变。”

“你说的没错,但并非绝无可能。”他轻轻道。

天海侧目,听他似是话里有话,便道“不说造成的影响,光有能力驱动命星者,境界要在大自由之上了吧”

“法则是天定,可事在人为,任这浩瀚星空再错综复杂,化在平面上,不过是一张星图。若是将星图绘完,便可对每个命星的变化了然于心”他并没有看她,只是双手负于身后,自信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只要有人造出了星图,就可以操控天下苍生的命数?”

“不错”

天海心里默默震颤了一下,不过语气仍是很平静,悠悠道“如果成真,那天下的秩序,只由一人所定,这是怎样的一种权力……”

他眉梢微挑,问道“ 你向往这样的权力吗?”

天海不解地看着他,眼神里三分惊讶三分疑惑,却又无法揣测此句是何意,只能如实道:“当然,这样至高无上的权力,谁不向往……”

他干涩地笑了一声,唏嘘道:“我的感觉没错,你果然天生自命不凡,想成就大业,也不屑掩饰”

她没有否认,也没有辩解。

他继续道:“也许你日后会明白,世间万物有始有终,皆自成因果,我们每个人不过是天地间的一粒微尘,无论是权力还是地位,执着于此,必将要放弃很多人生乐趣”

她闻言,思忖了一会儿,虽知此番话道理是真,却不懂他为何会口出此言。便道:“我真是看不透,你方才刚有逆天改命之说,现在又道个人的力量渺小,不能与命争之,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周独夫叹了一口气,仰头又瞧了瞧星空,怅然道:“我建造这园子,无非是想大隐于市,若有一相知之人,在这方小世界里寄情山水,终日相伴,便是极乐了”

天海很清楚他说的相知之人是意有所指,却佯装不知,只故作轻松道:“我初见你时你是何等的目中无人恃才傲物。我还以为,以你的天资修为,才度气魄,理想定是成为这天下第一人之类的”

他转头深深看了她一眼,只道:“也许我变了呢”

暮峪顶上的寒风阵阵吹过而过,飘起了她一头乌发,面前的千丈峭壁在星辉的映衬下,变得有些肃杀。

她想此话若是继续往下追溯,便不知如何收场了。凛神道:“我入园的时日虽然不久,却增境飞速,修得上境指日可待,真是要感谢你。”

他笑道:“是,你当初拜师修道,所受提点都没有如此多吧”

不过是出于礼貌感激一句,还当自以为是了,天海有些有些无奈。

周独夫见她不答话,便凑上来,低头缓缓道:“那你准备,怎么谢我呢?”

她并未躲闪,只淡淡微笑道“你要我怎么谢你?”

他凝视着她的双眸,身体微微前倾,意欲上前,却没有妄动。此刻他所有的情绪尽数都写在了脸上,眼里的温柔,渴望,顾虑,如同这如水的夜色,照进了她的心里。

她有些感动,也有些心痛。良久,她决定把内心那层屏障放下,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瞬。

她往前迈了一步,踮起脚尖,在他的嘴角边,轻轻地留下了一吻。

那一刻,仿佛时间停止了,他闻到了她周身隐隐的幽香,感到了她的发丝抚过脸颊。她唇间的温度,让他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那里满园春色,暖阳拂面。

他忘情地闭上了双眼,陶醉其中,如果时间永远停止于此刻,该有多好。

当他睁开时,她已转身欲走,他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臂,急切道:“天海幽雪,我…”

“你什么都不要说” 她打断了他的话,涩然道。

周独夫放开了她的手臂,愣在了原处。

天海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道:“你想说什么,我都清楚。”

他看着她眼中的漠然和惆怅,便什么都明白了。

其实,从一开始,两人心里都了然。天凤若想免于反噬,只能与真龙血脉结合。他们之间,就算有那么一丝缘分生出的情愫,也断没有开花结果的命数。

一段注定没有结果的情缘,谁又忍心轻易开始。

凡尘中所有的相遇和重逢,都是三生石上的一段旧约,有的人擦肩而过,有的人此生白首,有的人相知相离,几世羁绊。

只是那时的他们,都还不知,什么是牵挂,什么是永远。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