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8

【前尘夙愿8】-觉醒

天赋血脉的觉醒一般分为四个阶段,最初的觉醒在于血脉本身,第二次则是灵魂的觉醒,也就是说,第二次觉醒之后,修行者和她的天赋血脉就此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两个时辰的调息之中,天海幽雪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这种平静来自于内心,一呼一吸间,神识竟掠过了草原山河,穿过过了虚无缥缈,寻转一周后,又回到了体内。

彼时,全身血液极速流淌,集聚于背部,神识动念之间,一双凤凰火翼展于夜空,那金色的羽翼瞬间遮蔽了半壁星辉,光芒肆意照耀,如烈火搬炽热,如烟花般绚丽,在周园的寥寥土地上,洒下尽数余辉。

周独夫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发生,被这凤凰火翼所发出的极致的,炫目的光芒深深地震撼。以前只听闻天凤拥有着这世间最高贵的血脉,纯净无暇,可抵御世间所有不洁之物。今日亲眼一见,放才相信。

大约是周园里的灵气汇聚,抑或是宿命注定。天海幽雪就这样完成了天凤的第二次觉醒,她身体最深处的凤凰灵魂就这样苏醒了过来,从此,她的血脉与身体相融相生。

黑夜之中,她慢慢地收回羽翼,睁开了双眼。此时的她,眼里除了如水的澄澈,更多了份决然与坚定。

他走到她的身边,没敢开口,只是小心翼翼地端详她的脸,琢磨着凤凰觉醒后,不知性情是否会变?天海瞟了他一眼,冷冷道:“干嘛这样看着我?我是怪物么?”

说话依然这么不客气,看来是没变,周独夫笑道:“第一次看见真的天凤展翅,实在美到让人惊叹,让你见笑了”

她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如今,我的命运便不再全由自己做主了”本该是一件开心的事,她神色间却有着隐隐忧虑。

他有些心疼,想安慰她,想轻轻握着她的手臂,却没有抬手。

 “自己的命格当然要自己决定,如果能力有限,还可借助外力。你刚刚觉醒到第二层,不要过于忧心,很多事情,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复杂”

天海没有看他,只默默想,虽与他认识时间不长,但被他看得明白。这几句话没有一句具体的,却句句对应着她内心所虑。只可惜说起来轻松,真到选择的时候,又如何能逆天而行呢?

她凄凄地笑了笑,看着夜空仍一片漆黑,问道:“这么久过去了仍是黑夜,这里的时间与外界不同吗?”

他解释道:“我们现在所处之地,叫日不落草原,一年中仅有一月是完整的黑夜,其余的时间,太阳终日不落,普照草原”

天海点了点头,向前走去,周独夫在她身侧,见她没什么表情,又补充道:“那只是最初的设定,如若你不喜欢,我马上便可让太阳升起”

天海侧目,到底是从圣高人,竟可如此任性么?佩服中也不免有一丝感动,便舒展了一弯浅笑道:“我就是觉得奇怪随口一问,若是既定的规律,不用为我破坏它。”

周独夫见她的神色略带疲倦,想来一天一夜都未眠未休,加上血脉觉醒需要耗费巨大的体力。便有些愧疚道:“我只定了气候地貌,还未建楼阁屋宇,”指着东南方向:“草原尽头的河上有几伐轻舟,如果累了,我们可先去休息一下。”

她表示默认,顺着他指的的方向继续前行,半个时辰后,果然面前出现了一条不窄的河流,河水清澈,泛着盈盈的波光,轻舟几许,在水中摇摇曳曳的摆动,河边的草丛里似有几只野兔跳过,给这寂静的夜晚添了些许生气。

“这是上游,如果我们上了船顺流而下,通往哪里?”她打量了一番问道。

周独夫挑了挑眉道:“这园子里每一处都不尽相同,下游自有下游的景致,说出来多没意思,到了你就知道了”

天海看着他略显骄傲的小表情,像是个孩童在炫耀自己好不容易做出来的一个作品,甚是天真,失笑道:“好吧,我跟着你走,不问就是”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