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7

【前尘夙愿7】-初入周园

天海幽雪向来不是个遇到危险喜欢找一个地方藏身躲避的人,这不是她的作风。

况且堂堂圣女,被两人几分钟之内就这么安排了,也不成体统。玄儿关心自己是不假,倒是周独夫莫名其妙失踪多日,在这个时机突然出现,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意欲何在?天海真是越想越恼火。

一路被他拉着手臂前行,几次试图想挣脱,都无济于事。夜深人静,长安街两侧家家户户门窗紧闭,街上半个人影也没有,安静得只听得见两人匆匆忙忙的脚步声。此刻,纵是一万个不愿意,也实在不好大声喧嚷与他当街起正面冲突。

半个时辰后,两人行至神都近郊,穿过一片小树林,天海真切地感受到了面前的风向气流逆行,想来已经到了园子结界处。

周独夫甩开了她的手臂,扬起头不屑道:“过了这道结界,就是周园了,你要真不想进去,随你”

突然被放开,她往后趔趄了一步,手下意识抚过刚刚被用力扼着的小臂,痛感还未尽消,她微微皱眉。呵,这话是什么意思,拉着飞奔过半个神都,到了门前再来装模作样?

再说,这园子离神都这样近,当真能完全做到外界隔绝,屏蔽气息么?

此地到底是真有玄妙之处,还是你周独夫夸下海口,我还偏要进去瞧瞧了。

她走到面前,抬头看着他,漠然一笑道:“怎么,建的寒碜,不好意思请我进去了?”

这一路上,见她大不情愿,周独夫本已经料定她性格刚烈,不会屈从。此言真是出乎预料,他下意识地咧开了嘴角 “那你进去看看便知了”根本藏不住眉眼间的笑意。

虽然极力克制了,但这点小心思自然是瞒不过天海的眼睛。真是让人捉摸不透,有时候如此高深莫测,有时竟又像孩子一样单纯。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刚刚的气恼,此时也消散了一半。

他走上前,一本正经道 “大门还没有建好,我们需要从最顶端入园”

“最顶端?”天海不解,连进个园,都不能走寻常路。

他嗯了一声,揽住了她的腰,轻道一声“得罪了”随后带着她腾空而起,顺着半圆形的透明结界的边缘一路向上,朝着星空而去。

高空中,天海幽雪一头秀发随风飘起,在身后舞出柔软的弧线,她低头俯瞰,这个小世界的全貌尽收眼帘,不觉惊叹。

园子边缘是连绵起伏的山野,丘陵,三道极为雄伟的山脉通向中心区域的一片广阔无限的草原,其中最长也是最高的一座山崖,崖壁陡直,光滑如刀削一般,极为壮观。

天海幽雪本以为只是一个寻常的住地,却不想有着这样一番气吞山河的豪迈景致,这哪里是园子,分明就是另一个世界。她略带倾佩地侧目看着身边的人,月色勾勒出了他轮廓分明的侧脸,此刻显得格外英俊。

很快,两人便到达了半圆形穹顶的最高处,也是结界最薄弱之处,他一手用力揽了揽她嘱咐道:“别松手”另一手向结界顶端劈下一道剑意,一声不响的轰鸣,周身的空气滚空起来,结界被打开了一层豁口,一道金色光芒划破夜空,刺进眼球,天海本能地转身,将头俯在了他的肩上,双手自然地环住了他的腰。

周独夫的心脏停跳了半拍,这突如其来的亲密,是他不曾计划的,也没敢奢望的。

结界打开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他凛神,抱着天海幽雪顺着豁口进入了园子,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徐徐落在了周园正中那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

世人对圣女的印象,从来都是清丽脱俗,优雅大方,端庄自持,天海也从未让大家失望过。此刻自知刚刚无意间的举止略显得轻浮,便即刻退后,恢复了平静如水的面容,客套道:“先生果然厉害,这园子外面一点儿看不出多大,进来才知果真是苍茫辽阔,别有洞天”

周独夫拢了拢衣袖,轻笑了两声道:“天海,这里没有外人,你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她环顾了四周,惊叹之余微微凝神,缓缓上前,问道:“周独夫,你究竟是什么人?修为又至何境?”

他避开了她的目光,转过身幽幽道:“我的过去并不复杂,有机会可以慢慢告诉你,至于境界,你只需要知道,比你高那么一些,就够了”

短短数月,可呼风唤雨,集结天地灵气,重塑山脉崖壁。能有如此强大的灵力,将万物苍生凌驾于自然法则之上,这修为若非达到圣境,根本无法实现。想到这,天海幽雪不由得心头一紧,对他生出五分敬畏,五分忌惮。如果她的猜想没错,那么面前的这个人,便是中土大陆,第一个修达神圣境界之人。

周独夫见她不语,便已猜出她在思量两人的实力差距,轻轻走到她身边,低头道:“怎么,你怕了?”

就算面对的是圣人,天海幽雪也是不会显出半分畏惧的,况且这几月与他相处还算愉快,立场上也并无对立。天海默默想,好在我们不是敌人,也希望今后,不要变成敌人。

她清了清嗓子,抬眼看着他,淡然反问道:“我需要害怕么?”

他柔声道“自然不用”顿了顿又补充道“我既然答应了齐王保护你,我一定会做到”

天海想到那日与齐王道别时只流露出不舍,按理说也是人之常情,周独夫不知为何就悻悻而走,这会儿他倒是把齐王搬出来说事,也是奇怪。

一股好奇心作祟,她决定要戳破这层虚伪,便漫不经心道:“原来你带我来这,只是为了齐王。”

周独夫果然不假思索回道:“当然不是”

“那是为何?”她咄咄逼人。

这下换做他语塞了,思忖了一下,也不知该把心思吐露几分,只道“因为…我想要帮你,就这么简单”

天海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不禁有些暗暗得意。想到他前些日子在王府里还敢大声说齐王配不上你,满满的自信狂傲。不过分别两月,刚刚从穹顶落下也只是无意抱了他一下,竟让他凭空多了好些犹豫,以至如此患得患失不敢说真心话了。

天海望了望四周,走到一棵梧桐树下,缓缓道:“好了,差点忘了正事,我还需调整下气息,大约两个时辰就好”

他上前问道:“要我帮忙吗?”

天海摇了摇头,礼貌地回绝:“我并没有受伤,只把体内气息理顺便可。你先去忙吧,我一会儿去寻你”

他神色中微微有些怅然,却不好坚持,只能点头默认“园子很大,你寻不到我的,两个时辰很快,我就在此处等你好了,不会打扰到你”

天海并没说话,眉梢拂过一抹不明显的笑意,随即盘膝而坐,双眼微合开始运气。

周独夫在几丈远的地方靠着梧桐,望着这个从见了第一眼就再也没有忘却的人,真是凭空生出了许多感慨。以前从未这么长时间地仔细地看过她,如今,可以在这广袤天地间,不受世俗是非打扰,哪怕什么都不做,只安静的贪婪的端详这张绝美的面容,也是心满意足了。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