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6

【前尘夙愿6】-遇袭

太祖七百三十一年,魔族又一次南侵,天海大将军义无反顾率军北上,齐王参奏陛下,主动请缨再随大将军亲赴前线御敌。王府众人都不赞成他这个决定,但谁都知道,此举也是形势所逼。

太祖皇帝近年来身体一直不佳,加上边境绵延不绝的战争令他忧心忡忡,早已卧床不起,把朝中大小事务均交给了大皇子。大皇子虽资质平平,但这两年朝中事务也处理得当,深得太祖皇帝信任。照这个节奏看来,若是齐王再默默无闻,不主动去立下些战功,怕是今后在朝中,日子也会愈发艰难。

两个最亲近的人都要离开,战场上刀剑无眼,凶险迭生,天海幽雪多少是有些担忧的。齐王看出了她隐隐的不安,在她的肩上轻轻捏了下,柔声道:“别担心,我们会平安回来的。倒是你,非常时期,万事小心”临行前,又再三嘱咐周独夫和陈玄霸要护好圣女周全。陈玄霸清楚其中厉害关系,信誓旦旦表示一定不负兄长所托。周独夫什么也没说,只面无表情地看着一群人互相道别,连头也不点一下,一队人马还未走远,他便不见了踪影。

天海幽雪只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这人向来阴晴不定,也没放在心上。过了些时日,她借口归还齐王所借的字画,登门齐王府,找了一圈也不见周独夫。小厮告诉他,先生打殿下走后便离开了,没说去了哪里,也再没回来过。她竟莫名地有些失落,转念想,殿下不在,谋士长留府中也是没什么道理的。只是这几月的相处,不说别的,再不济也可算相熟的朋友,就这么不告而别,还真是没礼貌。

离开王府,她一边在长安街上闲步,一边凌凌乱乱地想着事情。抬眼一看,竟恍恍然走到了百草园门前。她无奈地叹了口气,笑自己竟把这样一个荒唐的人似有若无地放在心上。

你别想这么凭空消失了,我的玉如意,你还没还我呢。

她踏入园子,冬去春来,竟是别样的景象。此时的园中,百花齐放争奇斗艳,有寻常人家见得牡丹百合,也有不知名的奇珍异草,满眼春光无限,香气沁人。天海倒是不喜这样的艳丽,闲步走到了湖边,静静的望着一池的湖水出神。

不觉间天色已黯,她转身欲要离去,霎那间她的神识感受到了湖面有一丝异动,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她轻轻地拔下又一簪,攥在手心里。又照常向前走了几步。

齐王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湖对岸的林子里,飞出了数十只鸟禽,本是平静的湖面,波光乍起。数百名黑衣蒙面之人从四面出现,举剑直直地向天海飞来。

天海幽雪站在原地双目紧闭,就在百余把剑将要刺中她时,她忽得飞转而上,腾空掷簪,将百剑击落。第二轮袭击很快开始,天海幽雪见招拆招,从容应对。虽一开始她就已了然对手的实力,自己有八分的把握可化险为夷,可对方毕竟人数众多,体力渐渐消耗不支。

好在,彼时陈玄霸正在一墙之隔的国教学院中修习,听闻百草园的动静立刻赶来,将这场凶险提早化解。

陈玄霸扶起了她,懊恼道“天海姐姐,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来晚了”

她起身,拂了衣袖,坦然道:“这些人修为不过坐照,对付他们我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微微有些不安“皇兄走前就嘱咐过我,可是我真没想到,他们这么沉不住气”

天海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叹道:“真可惜,一个活口也没留下,他们…可是大皇子派来的人?”

陈玄霸沉思了片刻,点点头:“我虽不能断定,但应该不假,对他来说齐王是最有威胁的,除不掉齐王,只能先除掉你”

天海望着一园的花朵现已被打得凋零残败,有些可惜。自己身上这天凤血脉到底是福是祸,不得而知。虽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却承担了太多的责任大义,怕是出生之时,就失去了自己选择命格的权力。在太祖眼中,她早已是下一代大周王朝皇后的不二人选。而那些得不到她的人,也自然是看不得自己成了别人上位的筹码。

陈玄霸陪着天海回到了大将军府,愁容满面:“天海姐姐,只怕他们一击不成,还会再想办法除掉你”

天海笑了笑,淡淡道:“你放心好了,就这些人,再来十拨,也伤不到我”

陈玄霸正色道:“姐姐现在是否在修聚星上境?”

她怔了一下,微微点头。

陈玄霸本是猜测,此刻得到了证实,焦急道:“聚星从中境到上境最为凶险,稍有动气,便很容易走火入魔。虽然这些人伤不到你性命,可是你万万不能再打乱了增境气息了!”

天海幽雪蹙了蹙眉道:“此话不假,可我就算不回府,只要他们想找,也必定能找得到我”

两人在府前默然了一会儿,只听黑暗中传来一声回响“—我带你走”

抬头,周独夫双手背在身后,不急不慢地从马车后走来,径直走到了两人的身边。

天海幽雪内心有些恼怒也有些欣喜,但面容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只是微微扬了一下眉,轻道:“是你?我以为你早走了”

周独夫看着她,酸酸地说道“我怎敢违背齐王的嘱托,定是要护你周全的”

“我不需要任何人保护”她嗔怒道。

陈玄霸似是发现了两人语气中有些不寻常,此刻也没心思多想,只急忙问道“先生刚刚说带走姐姐,可是有地方保护圣女不受外敌侵扰?”

周独夫点了点头,说道:“我正在神都北面建一座园子,离建好还早,但四周已布满了结界,只要入园,外界的人是无法感知到任何气息。如果圣女不嫌弃,可以到我的园中修整些时日,待聚星修成,再出园不迟。”

陈玄霸听闻大喜过望,当即向周独夫行礼:“那真是太感谢先生了”

可天海幽雪似乎不为所动,冷冷说道:“不劳烦先生了,我即刻便可动身回到青云峰”

周独夫嘴角微扬,走到她的身边,俯身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你体内此刻气息已乱,假如一个时辰以内再受伏击,只怕……”

天海抬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都瞒不住他,竟能如此准确地感知到自己的气息,修为到底有多高?她倒吸了一口气,周身不自然地打了个冷颤。

陈玄霸只担忧天海的安全,又知周独夫是齐王最信任的人,便当机立断替天海做了决定,对周独夫道:“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有劳先生带姐姐先走,我留在朝中追查今日袭击的幕后之人,如若能有证据,等齐王回来,我们就可将他们一网打尽”

周独夫回礼,拉着天海幽雪,消失在了夜色中。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