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5

【前尘夙愿5】-得到

接:前尘夙愿4

不觉间,天海幽雪回到神已数月有余。按例参见过太祖皇帝,看望了鄂妃,剩下的时间,在府中陪伴父亲寥尽孝道,倒是成了齐王府的常客。

整个神都都知道,圣女和齐王自幼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加上真龙天凤实在佳偶天成,早把他们当作是一对璧人。

齐王公务繁忙,一遇到紧急军情,无论什么时辰,都会被人匆匆差回皇宫,与大臣皇子们商议国事。

天海和周独夫得了空闲,谈天说地,喝酒下棋,倒也是打发了大把的时间。渐渐地,她发现他看上去性格怪异,狂妄嚣张,却并非那么难相处。他下棋时不喜多言,她亦如此,只是喜欢在他举棋不定时候,不经意地抬头看他一眼,见神色中似有着气吞山河之博大情怀,眉眼里又藏着一份不可言说的孤独寂寥。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只怕天海幽雪自己也不清楚,她心系此王府,到底是为了齐王,还是因为此地住着的这位修为高深莫测,学识贯通古今的奇才。

 不知不觉,两人已在回廊中坐了两个时辰,一局胜负仍未见分晓,周独夫起身道,“今日就到这里吧,明日再继续。”

两人顺着回廊走到小花园中的树下,天海幽雪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对了,这么多日了,你都没告诉我,我们初见那日,你在百草园里做什么?”她摘了一朵桃花,放在手心里似笑非笑地说。

他站在另一课树下,离她几丈远,抬头看了一眼枝头上满满簇拥的花朵,漫不经心地说:“我当日就回答你了,你可以去采药,我为何不能?”

她转身反问道:“你在神都整日在这王府里,不常踏足别处,采药又是为了何人?”

他笑道:“你明明说出了答案,还偏要问我。”

天海幽雪闻言大惊,急忙上前问:“你真的是为了给齐王治病?!你为什么不早说!那当日唯一的莲心草被我拿走了,他可….”

他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打断了她的话,犀利的目光直刺她的眼眸:“你就这么在乎他?”

虽说这些日子也习惯了他的喜怒无常,只是一来天海幽雪不喜被质问,二来他这话确有越矩之处。她当即不悦,甩开了他的手腕故意说道:“我不该在乎么?你我心知肚明,只要我嫁给他,他就是未来太子的不二人选”

周独夫面露怒色:“你太天真了,不说别的,大皇子是嫡长子名正言顺,最幼的陈玄霸又是修为最高者,太子可以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天海幽雪淡淡一笑:“你是齐王的谋士,听你的口气,倒是不想让他坐上太子之位?”

他眉头深锁,坚定地说:“你不用怀疑我,我既然选择了辅佐齐王,我就一定会助他继承大统,但些这和你没有关系”

她脸上浮过一丝无奈 :“皇子有很多个,可是天凤血脉传人只有一个,我们都很清楚,这场迟早要来的战争,谁才是最大的筹码。”

是的,他比任何人都再清楚不过现在的形式了。

他也知道,自从圣女从青云峰归来,与齐王如此亲近,神都的人看在眼里,太祖看在眼里,众皇子也都看在眼里。

夺嫡之争,从来都不会是风平浪静的,只是这场腥风血雨,也许比想象中来得还要早。

周独夫低下了头:“你不用委屈自己,我也不会让你有任何事的。”

这话倒是不像假意,但天海幽雪一丝感动也没有,略带挑衅地说:“你凭什么断定我是委屈自己?”

他似是看穿了一切:“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他根本配不上你”

未来的天子都配不上,又有谁可以?天海幽雪抬头,看到他眼中的自信与笃定,本已脱口而出的问题,也知不用再问了。

他真的太狂傲,可说的竟也句句属实,让人心生怒气又无法真正恼起来,只能故作不屑地摇摇头:“周独夫,你太自以为是了”

他双手负于身后平静地说道:“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你绝非一般的女子,并不是因为你高贵的血脉,而是你内心那一股韧劲,和我有几分相像”

她挑了挑眉毛:“是么?”

他用低沉的语气继续道:“只要你想得到的东西,你一定会得到。”半响,一边凝望着她,一边悠悠补了一句:“我也是一样。”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