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簪痕(十)

从剑池中的那只金红色凤凰飞向夜空以最嘹亮的凤鸣昭告整个中土大陆天海圣后还活着的那一日,到现在已有半月有余。

只闻凤鸣却不见陛下,神都的百姓会怎么想?那些一心效忠圣后的王公大臣会怎么想?知道她此刻不敢出来,敌人又会怎么想?

天海圣后双眉深锁,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

可是,她不是有心有意在这周园中耗费光阴。周园中各种奇鸟异兽和邪肃之气非常人所能抵挡,所以历来只有达到通幽之境的人方可入园。这半月中不过去了一趟寒潭,就让自己身处险境,归根结底,终是自己的境界尚未恢复。如今若没有周独夫在侧,只要走出畔山林语,随时都会遇到不可预测的危险。

可是她是天海圣后,她绝不会忍受也不会允许自己必须依赖着别人的保护活着,无论这个人是谁。眼下唯一的办法便是尽快重回圣境。于是她决定闭关两个月,凝神聚气,摈除一切杂念,专心修复体内真元。

在圣后闭关的第三十七日,陈长生醒了,周独夫履行了对她的承诺,及时助他保住了性命。

他醒来迷迷糊糊中第一句话就是:“陛…陛下呢?”

周独夫不觉有些好笑,这小子倒是挺够义气的。不过要没有他,天海当日在天书陵怕是不出两个时辰就凤血流尽,魂飞魄散了。如此一想,也不好再过多加难,只得带他回畔山林语疗伤。陈长生到底是体内有气吞山河的星辰之力,自我修复能力比想象中的要强得多,让他不由得惊叹。

果然后生可畏,难怪天海圣后会对他另眼相看。

“听闻你一日观尽前陵碑,可是当真?”周独夫问道。

陈长生点点头:“不敢隐瞒前辈,确有此事”

“你可知道,在你之前,有如此天赋的,全天下只有一人?”他略带挑衅地说。

陈长生恭敬地答:“在下只是读懂了碑文,却没有增境。连陛下都说,虽同样一日阅尽天书碑,在下远远不及您当年万分之一的气魄”

周独夫闻言突然凑近“哦?她真这么说的?亲口说的?她还说我什么了?”

陈长生微微一怔,被他一连三个问题弄得有些不知所措,难道真如传言,圣后和周独夫前辈……交情不浅?

半晌,见对方还在等着自己的答案,他有些心虚道:“在下受身份制约,不曾有多少机会与陛下交谈。不过和莫雨姑娘有些交情,听她提起过,陛下…陛下曾说您灿烂如朝阳,遇到事情,就算把天地掀开也得探个究竟”

“哦”周独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似是在揣摩这些词句背后之意。

“前辈,您一直没告诉我,陛下她究竟在哪里,她安全么?”陈长生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天下第一高手,这几日向来小心谨慎恭敬有加,前两次欲要询问都被他堵回去了,只是实在担心,还是忍不住问道。

周独夫白了他一眼,说:“你急什么,她就在竹林北侧风烟阁闭关,过几日就出来了”

那就好,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由得露出了一方浅浅的微笑,这笑容,干净纯粹得让人有些嫉妒。

天海圣后出关之时,修为已恢复八成,虽未达到圣境巅峰,但足够让她有底气筹谋规划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了。刚踏出风烟阁,本以为是周独夫会在此地,却看到了陈长生一路小跑地过来,眼神中藏不住的激动和欣喜:“陛下,您终于出来了,您没事了吧?”

圣后看他额前满是汗珠,想来是在这太阳底下站了多时了。有些好笑也有些无奈:“朕没事了…”停了一下又补问道:“你呢?身体恢复的怎样?”

长生边走边说:“谢陛下关心,亏有周独夫前辈的帮助,加上星辰之力可加快自愈速度,我现在有如脱胎换骨,走起路来,都感觉整个身子轻盈了不少”

“你确是真切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她侧目说道。

圣后为他逆天改命之时,将他体内血肉骨髓尽数打散,化作一片混沌后再重塑经脉骨骼。此刻的他,的确仿若重生,再也不是那个从小体弱多病的陈长生了。

他站定弯腰行了个礼:“长生能有今天,最应该感谢的,是陛下”

圣后淡淡一笑,说道:“好,你准备如何感谢朕呢?”

他抬起头,一时揣摩不到圣后的意思,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她将他的身体扶起,正色道:“你可知道,朕现在想要的是什么?”

长生思索了一会,回:“是天下”

圣后点了点头:“那你愿意助朕夺回这天下么?”

长生上前一步:“陛下有任何事情尽管吩咐,长生在所不辞。只是长生修为尚浅,不知如何….”

圣后打断了他的话:“你脑中有完整的星图,加上体内的星辰之力,便可助我一举夺回星阵。这是朕计划中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陈长生仔细揣摩了一下,难道陛下是要用他,献祭星阵?他情绪微变,不是惧怕,竟拂过了一丝伤感。

圣后看出了他眉眼间的失落,轻轻将手放在了他的臂上,神色稍许缓和了一些:“怎么,后悔了?”

他摇摇头,看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道“长生的命是您给的,现在陛下需要什么,长生都不会拒绝”

“陈长生,朕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记住,明日卯时,你准时到达风烟阁,随朕离开周园。”圣后说道。

“这就离开,那…周独夫前辈…”陈长生本想问,需要与他道别么?他会和我们一起走么?但毕竟不知圣后内心所想,也不便开口打探。

圣后面露厉色,转身继续向前走去,拂袖,只留下一句:“不要惊动他。”

陈长生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内心有些隐隐作痛:难道您当初救我,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用到我么?

不,我不相信。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