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4

原书中有交代,圣后就是天下第一美,太宗陛下在登基之前就是齐王。

前传那么多篇幅,初心是特别想把圣后和周独夫当年怎么相遇相知勾搭成奸的故事好好说一说。情节场景都是剧中没有的,难写很多,尽量不ooc。


前传第四篇

前尘夙愿4-再见

这莲心草果然神奇,只服下半株,周通的病情便大有好转,加之众师兄轮流为他运功修复真元,三月后,他便活蹦乱跳恢复如前了。

天海幽雪想到神都还有诸多没有了结的事情,在这青云峰坐立难安,真是是一天也呆不下去。择日去向师父告假,师父知她十年如一日勤勉奋发,今日想要离开,定有牵挂的人和事。便欣然应允了。

天海幽雪有些惭愧,叩谢师父,与众师兄弟告别,独自回了神都。

拜见齐王之前,她特意换上一袭白裙,梳好精致的发髻,轻轻将那根又一簪插在耳后。镜中白皙的容颜,即便不施粉黛,也清丽动人。不知齐王殿下,还认得出我吗?

齐王虽然是天龙血脉,更是太祖皇帝最有出息的儿子之一,但他为人低调,且向来不喜奢华,府邸并不大,前后错落不过三进院落。小厮已经去通报,天海幽雪在最前一进门厅中等候。

不一会儿就见齐王走来,十余年未见,他倒是越发英俊了。

天海幽雪微微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天海妹妹,你终于回来了”难掩激动之情,却十分礼貌得体,没有逾矩半分。

“听闻殿下身体抱恙,可还要紧?”难免有些生疏,天海幽雪不知道怎样寒暄,便直入主题了。

齐王行礼:“多谢郡主挂念,身体已无大碍。”

天海露出一弯浅浅的微笑,“殿下有真龙血脉护体,定能化险为夷的。”

齐王道:“许久未见,听闻你要来,备了些简单的酒菜,就在后花园中,不知可否有兴致畅饮一叙?”

天海幽雪点了点头,与他,确是有很多话想说。

后花园虽不大,景致却格外精美,石阶路旁,种着满满得桃花,芳香沁人,廊檐下的厅前,放着雕花桌椅,格外清净雅致。

酒过三巡,两人的话也多了起来,天海得知,齐王16岁便随父亲征战魔族,英勇神武,却落了一身伤病,不觉有些心疼。

“要说最艰险的一次,便是五柳树下的那一战了,当时腹背受敌,我深受重伤落入水中,幸亏得一高手相救,否则便没有这运气再见你了”齐王说道。

“高手?比你的境界还高吗?”天海问道,适时齐王的境界与天海幽雪相当,比他们还高者,中土大陆所知者不超过五位。
“那是自然了,从那以后,我便与他结拜兄弟。他精通医术,得知我身体不好,这半年住在府上顺便为我医治。有机会为你引荐,只是…那人性格狂傲,素不喜与人交往。”齐王说道。

“哦?”天海幽雪倒是升起了一丝好奇。转念一想,眼下太祖皇帝的六个儿子均文韬武略,谁不觊觎那太子之位,各人暗地里在府中集结些高手谋士,以为将来夺嫡之战储备力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齐王对外称缠绵病榻,留高人在府中,是否为了掩人耳目?此刻,便不知真假了。

谈话至此,天海幽雪隐隐有些失望,到底是大了,现在身份不同,交谈间也不可能句句真心实话了。

天色已不早,天海称父亲还在家中等候,起身准备告辞。

刚站起来,只觉天旋地转,险些倒下。这桃花酒是千年陈酿,喝的时候只觉醇香,可是后劲极大,天海幽雪常年在青云峰滴酒不沾,哪胜酒力。齐王赶紧上前扶住了她,有些懊恼:”郡主,天色已晚,不如现在我府上住上一日儿再走,我马上派人去告知天海大将军,让他不要担心。”

天海幽雪点了点头,小时候在宫中同吃同住那么多年,现就算常住齐王府,父亲也不会不应允。

虽然思维尚还清晰,四肢却没什么力气,便由着齐王扶着,顺着回廊往偏殿的方向走去。

转角过去,来到了三进的庭院,一方石桌上摆着一盘棋局,棋盘前的俊年手握一子,专心思忖着,面前的茶冒着屡屡热气。天海隐隐觉得这人,有些熟悉。

直到齐王和天海行至他面前时,他方才抬眼,看到眼前的人,也是一惊。

“不知殿下有客”他起身行礼。

天海幽雪顿时清醒了三分。这熟悉的身形,侧影,声音,不正是百草园中……好啊,还未等我去国教学院查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刚与你说的于我有救命之恩的结拜兄长,周独夫周兄。这是青云峰圣女天海幽雪,自幼与我交好”齐王说道。

“这就是殿下常常提起的圣女,今日一见,果然不负天下第一美人的盛名,周某幸会”周独夫故作镇定地回答,却难掩嘴角扬起的微笑。

天海幽雪忍不住一个白眼,但不想在齐王面前过多解释,此时也不是与他争执的时机,便微微点头,算是回礼。

齐王看着周独夫说道“我与圣女多年不见,今日兴起便多喝了两杯,她不胜酒力,周兄可有能解酒的汤药?”

周独夫说:“殿下先送姑娘休息,等解酒汤准备好了,我亲自送去。”

齐王点点头:“那就有劳周兄了。”

行至房间,天海幽雪站在门口犹豫未进,齐王知她顾虑,便说:“我还有父皇交代的公务在身,不便进去陪你了。郡主好好休息,过时我便派一个丫头来照顾你。”

齐王还是这样知礼节有风度,天海欣慰地想,便道“殿下…快去忙吧,我睡一会儿就好,不用担心”。

见到了一直想要找的人,天海幽雪哪里还有心情睡觉,见齐王离开了院子,她后脚就跨出门,想去回廊找那人算账。

不出两步,只觉头还是很沉,懊悔道,早知就不该饮那么多酒了。

不行,自己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如此一来,如何要回东西。她行至水缸旁,舀了一瓢清水,扬手间,晶莹的水珠抚过她的面颊,沾湿了额前的发丝,沾湿了胸前洁白的纱裙。

转头一个倾身,没有站稳,天海幽雪,毫无预料地撞进了一个人的胸膛上。

木勺和装着汤药的瓷碗几乎在同一时刻落地,发出两声毫不和谐地声响。

她立刻推开了他,往后退了两步,靠在了门廊上,轻轻喘着气。

“别来无恙啊,怎么,姑娘不认识我了?”周独夫狡黠地说道。

天海幽雪怒火中烧,却碍于圣女的端庄,不便发作。冷笑一声:“我怎么会不认识你?这三个月来,我可没有一日忘了你。”

这句话倒是出乎周独夫的预料,心想这女子果然是与一般女子不同,险些被轻薄却丝毫不畏惧,还敢故意语带挑逗。周独夫走上前,慢慢凑近她的脸,说道:“哦?是吗?”

“我的东西,准备何时还我”天海冷漠地说道。

周独夫眼中拂上一层失望:“原来是因为这个才忘不了我”顿了顿,又说道:“想要你的东西,有本事,自己来取”他后退了一步,取下腰间的玉如意,在她眼前晃了晃。

天海本以为他会不认,没想到他丝毫没有隐瞒之意。这分明是挑衅,她哪里还等得下去,迅速出手欲要抢夺。周独夫这次,只守不攻,每次眼看她的手就要碰到那玉如意时,他都用巧妙的招数化解,似有逗弄之意,四五十招后,两人不觉从廊前打到屋外的花园内。

天海幽雪虽然武功高强,但毕竟酒醉未醒,体力很快不支。

周独夫见状,决定停止这场无意义的打斗,一手把玉如意挂于腰间,另一手将天海幽雪推至身后的假山上,强迫她停下。

天海幽雪想要挣扎,可背靠假山,双手却被他死死地钳住,剩个身体也被他压着,丝毫动掸不得。

月光下,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微风拂过,他看见一粒水珠,从她额上未干的发丝上落下,顺着脸颊,落在了她嘤嘤红唇上。不禁有些意乱情迷。

“你想…干什么”天海看着他,面颊有些发烫,但神色中丝毫没有恐惧抑或惊慌。

他回神道:“那玉如意,算是我借你的,原因我日后自然会告诉你,只是今日还不便奉还”

天海幽雪不免生气,这是什么人?强取他人之物,还能给自己找冠冕堂皇的借口:“你….就不怕我去禀告齐王殿下?”

“那你就去吧,把前因后果都与他说明了才好”周独夫无赖地说。

天海幽雪那日明明身在神都,正值齐王病中却无暇探望,她自然是无法开口。

“无耻”天海幽雪愤恨道,又一阵眩晕席卷而来。

他俯身,把嘴凑近到她的耳边,轻轻说道:“你累了,先回去休息,我们,来日方长”

一呼一吸之间的气息,毫无防备地钻进了她耳后的脖颈处,天海幽雪感到身体轻颤了一下。

此刻她面色绯红,双眼朦胧。

他说的没错,她的确是累了,刚刚的几十招,已是强打精神,再支撑不下去了。

他慢慢站直身体,向后退了半步,把靠在假山上的她轻轻拉起,这一来,刚刚整个身体被抵住的天海幽雪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加之惯性,竟下意识地环住了他的脖子,在倒下之前,跌入了他的怀中。

他自然地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搅乱了心绪,一时间心跳加速,不知所措。

低头看着怀中人,双眼微合,呼吸均匀,早已没了意识。

原来如此,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弯腰将她连身抱起,送回房间,轻轻地放到了床上。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