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簪痕(四)

畔山林语1

从外界来看,周园只占很小的一方面积,与那些王工贵胄的私家花园相差无异。但凡去过的人都知,曲径通幽处,豁然开朗,苍茫辽阔,承天接地。所以世人皆称周园为“小世界”。虽小,却容纳着整个世界。

整个周园由三道山脉平均分割为三个部分,中间是日不落草原,山脉之外是丘陵,丘陵的边缘,有数座园林,是周独夫当年的住所。

这方小世界任其辽阔,天海幽雪,也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片园子依山而建,名为畔山林语。天海到达此地时,天色已微黯。

周园本就周独夫一手建成,他所爱之美景琼楼尽数分散在各处,但对于此地,却是情有独钟,相传,当年他与太宗皇帝一战后,便在这畔山林语隐居百余年,未曾踏出一步。

山间鸟语如乐,园间流水无声,转廊飞檐,粉墙扇窗。

空气中的味道,丝丝清凉,沁人于心。天海幽雪深吸一口气。哪怕过了数百年,这里依然七分清幽、九分贵气。

一切,都是她记忆中的样子。

她推开了矮树丛后面的木门,发出了吱呀一声响。屋子里的摆设陈列整齐,丝毫没有人居住着的生气,可却光亮整洁,一粒尘埃也没有。

她轻轻伸出手,抚过桌沿,抚过木椅,停留在了桌上一把精致的茶壶上,壶身是昂贵的紫玉朱砂制成,上面雕琢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图样。圣后的嘴角微微上扬,这笑容虽浅,却承载着太多回忆与无奈。

神识归未还不久,气息尚未顺畅,这一日的光景便走过了四季,她实在是太累了,走到榻前轻轻躺下,本只是想闭目养神一会儿,却不觉睡了过去。

天海圣后登基几十载。作为一国之君,内要与陈氏皇族分庭抗礼,外要忧魔族大军进犯边疆,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但这又如何,君临天下,必然就要付出超出常人千万倍的艰辛。而今日在这张床榻上,闻着熟悉的味道,她的内心却得到了难得的平静。

沉睡中恍然觉得,秋风阵阵,凉意四起,轻咳了数声。不过一会儿,又温暖了起来。她下意识裹了裹刚被盖在身上的被褥,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月光透着窗沿的缝隙照进,落在了清丽的面容上,美得叫人心疼。

床沿上坐着一个人,他在这里坐了很久,手抬起想抚过她的眉心,指尖微微颤抖,在半空中停了停,又无声地收回了。

数百年了,这方园子是没变,

而你这熟睡的容颜,又何曾改变?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