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2

前传第二篇


聚星于体,百毒不侵。

青云峰修炼数载,天海幽雪的境界以惊人的速度大增,她来时还是坐照,一路通幽,现如今,成为神教中既商行舟,寅行道之后第三个步入聚星境界之人。更别说是圣光大陆第一个达此境界的女子,实则难得。

天海平日不苟言笑,也素不喜与大家来往,寅行道倒是算是众师兄中与她走的还算近的一位。一日在圣星道相遇,寅信道伸手作揖,“听闻师妹近日成功破境,恭喜恭喜。“

天海拂袖,淡淡道:“师兄过奖了,虽至聚星,但不过是下境,不值一提。”

寅行道只当她是谦虚“看来师妹的目标……”

“那自然是摘星大自由了。若是生在普通人家,安心做一个天真无忧的女子,也未尝不可;可如今既然我入教修道,就是奔着最高的境界去的”天海不假思索道。

寅行道笑笑,他心想,虽然她拥有这世间最为高贵的血统,但如今,光这青云山,就有两位师兄境界在她之上。更不说千里之外,神都的陈氏皇族人才辈出。还有那四海大陆的妖族魔族哪里不是强手如林。她年纪轻轻就想做天下第一人,怕是眼界狭窄,不自量力。我等身边人甚至天下人也未曾放在她眼里。

可是,他看着天海那清秀的眉宇间,并无轻蔑狂傲之意,而是透着一丝与年纪不符的淡然与坚定。

天海察觉到了寅行道细微变化的神情,哪怕是最信任的师兄面前,也懊悔无意间吐露了心声,不觉失言,话峰一转道:“师兄见笑了,近来都不曾见你去剑园修习剑道,是有什么事吗?”

“哦,你竟然不知?”寅信道想这也太两耳不闻窗外事了吧,却还是耐心说与她“十六师弟在往通幽之境时,不慎把剑诀十四法中的两章颠倒,走火入魔,我和大师兄近日都在通幽阁为他疗伤”

“那,还有救么?”天海皱了皱眉,十六师弟周通为人豪爽,敢怒敢言,只是平时大大咧咧,小事多有迷糊,可是怎么连这么重要的剑诀也能记反。

寅行道摇了摇头,“魔气攻心,只怕凶多吉少了“。

“为何师父不出手相救?”天海不解。

“别提了,师父知道缘由后当场震怒,说剑道精妙, 岂能当此儿戏?如今坠入魔道,也都是咎由自取”寅行道无奈。

天海幽雪沉思了一会儿:“师兄可知国教学院?”

“略有耳闻......”

“国教学院一墙之外,有一个园子,叫百草园,外人只知那是神都的皇家园林,却不知百草园中大多是时间罕有的珍贵药草”天海边走边说。

寅行道上紧跟上前“这么说,十六有救了?”

天海点点头“虽没有十足的把握,但那园子里的莲心草,专解魔性入心之毒,或许可以一试”

寅行道欣喜之余隐隐有些担忧:“百草园中有如此稀世奇药,怕是重兵把守,又是皇家园林,你可否能顺利采到药?”

天海脸上露出了少见的笑容,弯腰行礼道“师兄不必操心了,我即刻起身,速去速回”

“一路小心,我替十六谢过了”寅行道回礼。看来这天海幽雪与神都皇族的关系,并不简单呐。寅行道出身布衣,自幼便来到了青云峰这与之隔绝之地,他自然是不识眼前的五师妹就是当年神都皇宫内备受宠爱的安平郡主了。

一路快马加鞭向南,不出三日,天海就来到了神都。

她首先回天海府拜见了父亲,多年未见,还未来得及寒暄数语,她便说明了来意。父亲得知女儿救人心切,当即拿了大将军令牌交与她。有了令牌,郡主即使不自爆身份,也能在皇宫内外畅行无阻。

到达百草园时,已是暮色时分了,园中的奇珍异果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仿佛美酒一般令人陶醉。

走过凉亭,有一处挂满青藤的高墙,高墙转角,是园子深处的百花池,百花丛中一点绿,莲心草无疑。天海凭着儿时的记忆,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找到了目标。

她腾空一个翻转一个俯身,将莲心草连根拔起,却不想在半空中了一掌,手中的药草以一个完美的弧线,落入了他人之手。性格使然,她想也没想上前就与那人空手过招,拳影之间,不下百余回合,竟不分胜负。好在百余招内,天海幽雪已看准了对方左肋骨下凌风穴是一弱点,一个灵巧地转身重击此处,迅速夺回了莲心草。

双方站定,借着月光,天海望向此人:一袭深红长袍,发冠束于头顶,暮色勾勒出挺拔俊秀的侧脸轮廓,虽不清五官,这姿态与气度,也可知绝非凡夫俗子。

能自由出入这百草园之人,难道是皇子?不,这位俊年面孔语气都十分生疏,不像他认识的任何一位皇子。难道是是国教学院某位自视甚高的弟子?天海想。

既然猜不出,便礼貌地行了个礼“敢问阁下何方高手?为何会出现在这百草园内?”

若是照她性格,平日里定不会主动招惹,既对方不再纠缠,出园便是了。只是天海清楚,刚刚的过招,那人一掌一拳用力不过三成,明显是想试探她,即便如此,天海也拼了全力才夺回药草。不过是下了青云峰首个过招之人,便是强于自己的高手,如此说来,对他,不免多了一分好奇。

那俊年依旧双手背于身后,道“你能来此采药,我为什么能?”转过头,他看清了眼前的人,不觉一时恍惚,月光下天海幽雪一袭白裙,竟如此明艳清秀,超尘脱俗。

天海幽雪向来心如止水,但毕竟是个涉世未深的姑娘。自知容颜卓绝,但平时师兄师弟对她都礼敬有佳,被一个陌生男人盯着,微微有些窘迫。

“那谢过阁下了,告辞!”她转身想走。

“我不曾帮你,刚又阻挠了你,为何谢我?”身后的人似乎并不希望这场相遇就此结束。

“阁下的境界深不可测,若真想阻挠我,我自知不敌”倒是实话。

俊年点点头“嗯,不错,有自知之明”

“本应再向阁下讨教,只是今日朋友重伤,等着这莲心草救命,只有先行告辞”天海怕再纠缠又得生出事端,便想离开。

“站住!”那人喝到,刚还在身后,一转眼便移步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如果今日,我也想要这莲心草,用来救命呢?”

天海抬头望着他捉摸不定的眼神,分不清真假。

见她不语,那人凑近了一些,正色道:“这莲心草,汲取万花和雨露之精华,百年才长一株,你拿走了,救了你的朋友,那我的朋友怎么办?”

“凡事总有先来后到,既被我先取得,夺人所好,便不是君子所为”天海掩去了心虚,振振有词。

“谁告诉你我是君子了?”那人又上前一步,天海下意识地后退,伸出了手臂,此时他与她的距离,也不过一拳之遥了。

隐约间,空气中弥漫过一阵烟尘,气氛变得有些微妙,那风里残存的花香,此时似乎越发地浓郁沁人。

天海幽雪感到面颊微微发烫。是的,青云峰那个冷艳孤傲,从不为常人之情所动容的圣女,竟然脸红了。

“那你说要怎么办?”天海深吸一口气。她明白,若他真要强取,自己亦无计可施。

 “这样吧,今日呢,就算你欠我的。若日后你我再相见,你得为我做一件事,无论此事是不是有违天道人伦,只要你能做到,便不可拒绝”那人转身离去,边笑边说道。

“你…….”天海皱眉,实在有些气恼,真是没遇到过这么霸道无理的人。不等她答应就走,那今日她只要带着药草离开百草园,便算是欠了他一份人情。

夜风轻柔地拂过,烟尘渐渐敛去,搅乱了天海幽雪的一腔思绪。

算了,以后的事还是不要想了,这神都那么大,再见本是一个未知数。


感觉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填上了。哭唧唧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