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簪痕(三)

up被自己的勤快感动了,

如果大家看了对情节如何进行有想法,欢迎在评论里留言。



(三)剑池疗伤

周园里没有星海,剑池便是星海。

数千年来,前来挑战周独夫的高手数不胜数,无数强者败在他的刀下,有些人死去,有些人活着,但他们的剑都留在了周园里。这些剑绝非凡物,甚至很多都是百器榜上的神兵,相传这些遗落在周园里的名剑,尽数被周独夫扔进了一座山池,那座山池便是传说中的剑池。池中的那些绝世名剑,便是他的战绩与荣耀。

幻境崩塌的一瞬,天海幽雪的神识便回到了体内。此时的她意识尚不清晰,只是感觉体内有一股强大的灵力在流窜,它与天凤之血完美融合后,再随着血管,流向身体的每一处。而这股灵力,修复力极强,却不似一人之气,似乎汇聚了千人修为之精华,源源不断地运送到自己的身体里。

每个细胞,经脉,器官,都在以惊人的速度自我修复着。

不知过了多久,圣后艰难地睁开了双眼,一片藏蓝的夜空,一颗星星也没有。

她面朝夜空,身体悬在半空中,长发衣裙随风飞舞。身体之下,千把剑无论长短,均剑锋向内,剑柄朝外,摆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而在这圆形正中,便是千剑汇聚的群星之力,顺着圣后脊髓之线,托起了她的身躯。

这是……剑池?

闭上眼睛,迅速回忆那一夜,弥留之息陈长生抱着自己一路从天书陵飞奔而下,和那响彻大地的轰鸣。不觉心惊:这小子…真把我带到了这里。

恢复了意识后的天海动了动四肢,调整了姿态,她向后微微倾身,以一个绝美的弧度翻腾至空中,直直落到了剑池正中,那耀眼的金色水域里。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声划破天际的凤鸣,剑池里的千把剑以同时从水底冲出湖面,掀起了惊涛乍起,一只满身燃烧着红莲业火的金色凤凰,以星辰之速飞向天空。夜空被照亮,世界再次进入白昼,从皇宫到国教学院,从朝堂到离宫,无数建筑的保护阵法受到高空里的气息对撞激发,自行展开,无数道羽翼洒下的金红焰火,几乎同时出现在神都的大街小巷里。

这幅画面,美丽到炫目,令人无法直视。

是的,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她用这一声声震慑九霄的凤鸣,向天下宣告,她是天海圣后,她还没那么容易被打倒。

此刻,距天书陵的那场决战已过了数月有余,而对于天海圣后而言,似乎还在昨日。

离宫天井,寅行道望着始于周园上空的那一道道惊鸿,紧握着微颤的双手,咬牙切齿道:“圣后,秋杀都除不掉你,好的,我等着你,再来与我决一死战。”

凤凰当然不会直飞离宫,她这一声响亮的宣告,不是着急与敌人宣战,而是告诉神都子民,告诉一直追随自己的王工大臣,我天海圣后一日未死,大周王朝,休要易主。

宣告完毕,周园里,她落到背靠山谷的一条小溪旁,俯身捧起一湾溪水,一饮而尽。盘膝而坐,运功调息着内力。如今破碎的神识归位,但离恢复到昔日圣境,还差得很远。

此时,她想起了神识离开凤体时所至的虚无幻境,和幻境里那个人。

周独夫,难道她真的还活着么?天海圣后环顾四周,时值秋末深夜,周园里草木凄凄,却一丝风也没有,安静得只能听见谷间溪水的潺潺之声。

不,不可能,如果你还活着,这千年来,大陆人妖魔大战,掀起了无数次腥风血雨,作为星空下的最强者,你为何从未现身于五柳树下?

可是那个幻境如此真实,圣后下意识地摸了摸被他扼住的手腕,疼痛感依稀未尽。四目相对之时,他只一眼便望到了她的心底,那眼神里,说不清是狂傲、温柔还是冷酷,总之是那么地鲜活而富有生气。

圣后咬紧了嘴唇,缓缓取下又一簪至于手心。深吸一口气,只见木簪上镌刻的凤首依然高贵美丽,簪尖的一抹血红,在暮色中清晰可见,刺痛了她的双眼。同样刺眼的,是簪身上那一道浅浅的刀痕。圣后食指轻轻抚过刀痕,轻叹“周独夫,你活着或是死了,都是在恨我”


评论(1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