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圣后x周独夫| 簪痕(一)

为了填平脑洞,来开个文吧,尽量不弃。

其中会有大量的回忆(前传)情节。

主打圣后X周独夫cp ,但也许写着写着变成了圣后all?哈哈

故事的开头取自原著:天海圣后天书陵大战各方圣人,最后倒在了汗青的霜余神枪下。 

声明:本文圈地自萌,不做商业用途。故事原线和角色名称均来源于小说《择天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一)大战之后      

天海圣后看着这个世界,微微挑眉。

她有些痛。

霜余神枪贯穿了她的腹部,她的身、魂与道,同时受到了无法挽回的伤害。

她能够感受得到,离开的时刻已经来临,这是无法抗拒的事情,就像血燃烧成青烟,然后回到青天里。

一道暴戾、冷酷、强大、愤怒的凤鸣,在天书陵峰顶响起,然后迅速传遍整个大陆。

黑发在她的身后狂舞,凤翼撕裂夜空。

她伸手握住铁枪,向腹外拔出。

只看着画面,便能想象其间的痛楚,但她的神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就连挑起的眉都落了下来。

陈长生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幕画面,什么都做不了。

剑到不了,能到的只有心意。

“你想要救朕?”天海圣后微微挑眉。

陈长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凭你?”天海圣后看着他道。

下一刻,黑色的凤翼消失于夜风之中。

“我带你走。”他对她说道。

“你能带朕去哪里?周园?”她看着他说道。

 陈长生这才知道,原来她心中早已了然。


陈长生抱着天海圣后,一路艰难地走下神道。

神道边缘,草木肆虐地舞动着。远方,朝阳已初探,却照不明这里的幽暗。

这是一方圣人将去的前奏,这是一颗伟大的圣星即将陨落的预兆。

陈长生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脚步也不觉急促了起来。

因为,他感受到怀里的人,脸色越发惨白,神魂之息也逐渐暗淡,如果魂归星海,那即便有扭转乾坤之功法,也无济于事了。

“母亲,请您坚持住,周园…周园马上就到了”他一字一句地说道,额间的汗珠滴落在天海早已被鲜血浸透的华服上。

周园,他已不是第一次来了,也不是第二次。他知道,园中有一个地方叫做剑池,都是当年与周独夫决一死战的人所留下的残剑。里面汇聚了数百名绝世高手的修为灵力。

今夜,天海圣后一人敌三,早已神,道,魂惧损,秋杀的致命一击,已是无可挽回的重创。而与她决战的,都是圣光大陆一等一的高手,世上有能力救她之人,都是今夜的敌人。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剑池中的强大灵力,尚或能助她保住神魂。

圣后在失去意识之前的那句“你能带朕去哪里,周园?”是否说的就是周园中的剑池?他不知。

而这池子又有多大把握能保住她的性命?他亦不知。

他此时只能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与死亡争分夺秒。

终于,他来到了周园的大门前。

钥匙,该死的钥匙呢?

陈长生心里一悸,周园钥匙当年被秋山君所获,交予了魔族,后被教宗大人夺回,至今被锁在离宫不知哪处角落。

自两千年前,周园便是魔族与人族的必争之地,如若没有钥匙,便是神力再强之人,也难开启。况且周园每十年开启一次的定律也无人可破,距上次陈长生一行人开启之日,不过区区三载,又如何能使这小世界去破了自身的戒律呢?

一时间,望着天海渐渐微弱的气息,陈长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和绝望,只是一瞬,他只觉体内刚刚重组的经脉血肉在一股强大的真气驱动下翻涌到胸前,往前一个踉跄,差点跌下。

他把天海放到了草地上,看了她一眼,“陛下,既然周园是您唯一活下来的希望,那今天长生就是粉身碎骨,也要为您打开”

起身,汇集全身之气于掌心,化作一波力量,在长空中留下一声轰鸣。

面前的墙垣,在这股巨大力量的冲击下纷纷破碎倒塌,腾升起一阵阵不令人欢愉的烟雾,而那大门却严密地未有一丝开缝。

第二次,第三次……

刚已生起的朝阳,不知在何时,光芒敛入了云层,天空又回一片死寂的漆黑中,那一声声轰鸣,便是这死寂大地里划破天际的怒吼。

教宗听见了,计道人听见了,神都的每个人都听见了。

随着最后一声撞击,天空倾下暴雨入驻,裹挟着狂风,打在圣后早已失去知觉,和陈长生即将失去知觉的躯体上。

是的,陈长生倒下了,今日,圣后为他逆天改命,他的血脉刚刚重组完毕,按照常人起码要休息十天半月方能恢复。只是这是千年不遇的大战,生死攸关,看着母亲倒在自己的怀中,除了此条路,他无路可走。

抱着圣后从天书陵顶峰一路至此已是非常人毅力所谓,为了撞开大门,更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此时他体内经脉尽断,识海无波,神识惧损。终究,还是无能为力的,“陛下,长生无能,您为了我堕境才受此重伤,我…这条命是您给的,现在还给您了.”他的手嵌入早已被血水和雨水打湿的泥土中,望着身边的天海圣后,喃喃的说道。

混沌间,他仿佛看到圣后的手动了动,不知是否是幻觉,只一瞬,又恢复了平静。

此时,风停了,雨也停了。

周园的大门迎接着圣光大陆的第一缕阳光,缓缓地打开……

陈长生用了最后一丝力气,抬起了头,嘴角艰难地上扬起一丝弧度,还是那个熟悉的周园,门后隐隐出现一座的小桥,桥下是流水,后是转廊,转角便是一株旧梅,幽静美丽,一方园林。

如海市蜃楼一般。

此刻,他没有去想,圣后还有没有救,自己又是否还能活?即便周园的门开了,他也无法带着她抵达剑池。大概是刚刚已经做了告别,又或许是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如今这努力有了结果,便是于心无愧了吧。

他的眼里流下了一滴泪,即便是曾经被万箭穿心,即便是刚经历经脉尽毁的巨大痛苦,也没有让他流过泪,此时他却不想再忍着了。

说不清是再见到这方小世界的圆满,还是对命运的无力感。第二滴,第三滴,嘴角的鲜血和眼角的泪水一并流下,血水朦胧间,他仿佛看见周园里氤氲的雾气中走来一个人影,就再也没了知觉。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