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18

太祖七百三十四年,神都城外,大周一只三百人的精锐铁骑,在太子齐王的亲自率领下,飞奔起程。直逼天凉郡。

碧云山庄的大门被踏破,血光四起。深冬凛冽寒风里,前朝西梁皇室仅剩的最后一族,于黯黑的夜色中尽数落网。

前一夜,山庄外的断崖谷底,月轮空,风力紧,寒光现于眼眸,那一瞬她封住了他的穴位,不诉离别。

醒来之时,周独夫发现自己无法动弹。虽然等到功力恢复可自行解开,但这需要一天一夜。

十二个时辰,足够她回到浔阳城,再以最快的速度传信至神都的齐王府。

天边星子闪烁,山谷之中,他听着西边夜色中传来一阵阵搏杀的嘶吼,他悲凉地攥紧了双拳。天海,就算你不知我是敌是友,我已然重伤,断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出谷,你又何须多此一举?

但这是她的行事风格,果断,无情,不存侥幸,不留后患。也许从落入山崖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想好了一切对策。

陈玄霸果然为了救天海,闯入碧云山庄被囚。无论太祖对前朝一族多么宽宥,如今梁氏敢对当朝九皇子动手,对朝廷而言,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出兵缴伐的理由。

山庄内梁氏叛党以拘禁九皇子罪名,部分被当场诛杀,其余的押送回神都受审。梁成竟毫不犹豫地承认了自己部下刺杀天海将军意欲谋反的罪行。事已至此,天海幽雪算是大仇已报,心结就此了解。

只是,自始至终,被抓叛党没有任何一人提及周独夫的名字,天海幽雪思来想去,只觉有些蹊跷。这些人如此快地认罪,一切未免太过顺利。难道,还有余孽未除,他们牺牲了自己,只为了保护更重要的人物?

也许是这段越见明朗情愫让她隐隐地心存愧疚,齐王问起时,她亦然选择了对那个人的出现,只字不提。

在那以后,周独夫没有出现于天凉郡或是神都,天海时常想起山谷中的极尽温柔的怀抱。尘埃落定后,有时连她自己也心生恍惚,他为何出现在那里?事后又毫无存在过的痕迹?

仿佛一切都是一场梦境,美丽,虚幻,毫无逻辑。

转眼过了小半年。正月十五,上元佳节,神都的长安街上十万烟火生,花市灯如昼,人影花影乱如潮的繁华迷离。

三日后太子登基,封后大典,同时进行。

齐王先前就承诺,当上天子的第一天,就会与她并肩而行。他将与她执手,走完大殿前的三百个台阶,一同执掌天下。

真龙天凤向来被百姓拥戴至极,整个神都几乎都在忙碌,百姓们有自发的庆贺舞龙节目,官员们忙着备礼,将军府里和宫中更是早早开始准备,数月一直忙碌操持这场盛大的庆典。

唯独新娘很清闲,她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一切都顺理成章,毫无波澜。这是她自小所被告知的结局,这是天凤的宿命,她从没有想过也从没有理由去逃脱。

她未来的夫君,是权倾一世的天子,她即将变成这世间最为尊贵最有权势的女人。

只是为什么,不似寻常女子出嫁那般欣喜?甚至连忐忑,激动这些情绪也未曾出现过,一切都出奇的平静。

晚饭后走出门去,街市上繁华热闹,流光溢彩,一个孩子捉了一只花灯递在她的手上,笑语盈盈地跑远了“哎,你的灯”她浅笑了一声,又恢复了平静。望着满目的繁盛,只觉得阖家团圆之日,面对这最后的孤单,不知是该为伤怀还是该庆幸。

不知怎地,步入了百草园。

那场血腥的政变后,百草园早已不似往日的繁花似锦了。虽然园中各处已被打扫干净,但空气中,始终弥漫这一股肃杀和幽凉。

走过凉亭,那一处原本挂满青藤的高墙变成了断损的残垣,转角而过,园子深处的百花池中,也只剩下了寥寥几株枯花败叶。

她一怔,自己竟鬼使神差地走到了这里,悠悠地叹了口气,抬首望见今夜的月那么圆,难免想起了多年前,百花池下一位翩翩俊年,与自己抢夺莲心草之景。心里莫名一悸生疼。

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气息。

她的心颤动了一下,是他。

“你怎么在这里…..”她没有回头,极力做到平静,可颤抖的语调还是出卖了她。不知何时,深黑色的瞳眸中已噙满了点点泪光。

“因为我觉得,今夜会在这里遇见你”

大约心意相通就是如此吧,上元佳节满城欢庆之时,又有谁会出现在这冬日凄凄荒凉的废园里。

他沉着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停在了她的身后。

天海终于鼓起勇气,转过身直视他的眼眸:犹豫,迷惘,和悲伤,那是一种带着切身沉痛的,为她而生的悲伤。

她上前,缓缓拥住了他,将头埋在了他的宽阔坚实的肩膀里。

熟悉而久违的感觉使她沉醉,她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似是要把这种气息深刻地融进记忆里。他紧扣相拥的双臂,以一种沉痛深埋却难以言说的力度,一点点,似要将她揉进心里般地用力。








评论(1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