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17


天亮之时,天海幽雪发觉自己功力恢复了一成,看来他说的没错,山谷内的阵法确是一点点地在消散。

她将昨晚简单固定的树枝取下,一只手将刚刚洗净浸湿的布条放好,一手将腿上的衣物整齐地剥落,他还未来得及问要做什么,她温热的手掌已经按在了他的膝盖上,手指一触便摸准了他的断骨,指尖温柔而有力地一压,只听咔嚓一声响。

周独夫咬紧了嘴唇,痛感袭来的一瞬,天凤真力涌入患处,抚平了些许疼痛。温热的布条罩了下来,白光一闪,患处被整齐的包裹起来。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利落、精准、协调、到位、如一曲经过千锤百炼音韵和谐的名曲,令人沉醉,体味到艺术一般的和谐之美。

周独夫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底尽是痴迷之色,直到天海轻道一声“好了”,他才仿佛猛然惊醒。

她抬起头,正撞入他眼睛深处,不加掩饰的心疼,写在了她清澈的眸瞳里,转瞬即逝,她又恢复了平静。

她是在意我的,他的心里微微一痛,又带着一丝如蜜糖般的甜,百转千回到口中只吐出一句:“你的功力刚恢复一点,不该用在这里。”

“断骨接上,三日内你的境界复原,应该就没事了”

她一边说一边重新将木条固定好,动作极其轻柔。周独夫俯身看着她,浓密的睫毛下眼眸宁静,只觉得岁月静好。伤得再重,换得她嫣然一刻,也没什么不值。

“真不想这么快就好了。”他低低地说。几根枯草,在手中随意地圈圈绕绕,竟打成了一个漂亮的千丝结。

她听得很清楚,也明白他话中何意,想着昨晚相拥而眠的温良,只怪自己一时心软。剩下两日,该如何与他相处?如若再不保持些距离,箭在弦上之时,她当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拒绝的勇气。

起身拂了拂衣袖,浅浅一笑:“我去看看周围都有些什么”

一只野兔从灌木端略过,唇间的笑容即刻消逝,指尖轻轻一动,霎时间,灰色的皮毛带着血光飞溅,溅起四周的草叶,落在了她脚边一朵白梅花上……

他看着白梅上的点点殷红,在这黛青沉沉的山色中,觉得有些刺目。

天海幽雪侧目,只瞥了一眼他的神情,眉间微扬:“怎么,你不饿?”

利落地处理伤口,毫无怜悯地捕杀猎物,何情何境,她都很清楚应该做些什么,没有一丝犹豫。她不会允许自己胜于常人的理智,被任何悸动的萌发的感情所影响。

午后,金色的阳光暖暖地洒山谷之中,与世隔绝般的温馨安宁。

“我想四处走走……”

天海扶着他,缓缓前行。这山并不算高,胜在秀丽峭拔,奇峰多景。

脚下的枯叶咯吱咯吱作响,转过一道小山坳,忽然眼前便一亮,一方莹翠的湖水静静归依于群山的怀抱,倒映四面落雪山峰和旁逸的琼枝,如白玉锦中一枚翠佩,色泽清爽得让人忍不住吸一口长气,似乎从心底透出润和凉来。

湖面已经结了碎冰,因而水色显得略淡,越发通透。极静的湖水、缓缓游动的晶莹的碎冰、被风拂落的乱雪、水下簇游的红鱼。动静结合,清光四射,潋滟流波。

站定后,她方才松开了环住他腰上的那只手。

 “真美……”

“与周园的相比呢?”

她嘴唇颤了颤,低下了眼眸。

周园,周园里的湖光一色之景,碧水泛舟之情,畔山小桥一别,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想过,还能有机会与他并肩共赏如画般景致。

“周独夫,我…”

“先别说话,你听”

他打断了她,示意她坐下,她闭上双眼,听着他呼吸平稳在耳侧,心际安详渐渐空明……风动、雪落、水下鱼儿游动、水上碎冰相击,

 “你听到了什么?”

“美好,安宁….”

松鼠从崖洞中探头,被窜出的银狐叼起,鹰隼略过天际,忽而俯冲直下,朝湖面的游鱼而去。

她睁开了双眼“还有残忍,杀戮,无情….”

他伸手揽过了她,叹道:“这世间美好的东西太多,但没有人可以拥有一世美好,它们随时有可能被破坏,取代,转瞬即逝。”

她心中一颤,抬头怔怔望着他比山光水色更通透清明的侧脸,心忽然微微痛起。

她默默思考了一会儿,缓缓道:“美过的,留在记忆里,在内心深处永远是完满的。”

我们之间的美好,真的都过去了吗?

这个问题太过沉重,他张了张口,没有勇气问出。

她静静地靠在他的肩头,也许世上有一种感情,不是朝夕相伴,是存在过,哪怕一刻,便是永恒。

周独夫出现于碧云山庄,是齐王殿下让他混入调查,还是他本人就牵扯其中,无论是什么缘由,都免不了与西凉叛党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这位中土大陆第一个破境从圣之人,在他如此严峻又神秘的外表下,掩藏着什么不可告人身份?从夺嫡之战到如今的叛党刺杀,他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太多的问题在她的心中盘旋,但是她亦无法开口,这其中,她不该知道的,她不能知道的,即便问了,也不会得到任何答案。

也许这么久,她已然习惯了两人的相处模式,只论深情不谈国事。无论是无言的隐忍,还是如火的热烈,她从没有怀疑过他的真挚。

只是,她并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子,不属于青山绿水耕田织布的生活。她踌躇满志的未来,注定是要在这泱泱大国的史卷上留下浓墨重彩的痕迹。

晚霞无声无息涂满天际,夕阳自霞光后现一抹金黄,那样的黄色不刺眼耀目,却灿烂温存,整座山峰浸润在微黄金红的光芒里,碧得更翠,白得更莹,苍青色更凝重,每一处峰形峭拔,都如一首好词起承转合,恰到好处,妙不可言。

神仙眷侣般的一对璧人,安静的,守候着夕阳留下的最后的一缕温柔。


评论(2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