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14

【十四】

梁成的寿宴并未摆在梁府,而是特意选了个浔阳城城郊的山清水秀的碧云山庄。光是请帖就下发了二百余份,天凉郡的大小官吏,富贾名商都在他的邀请之列。要说他如此大摆筵席也不是第一次了,大家也大多给他这个面子。每每此时,都无不赞叹当今太祖皇帝的仁德爱民,对前朝皇族的亲眷如此宽容。

杨伯年是浔阳城的四大富商之一,自然而然在邀请之列,只是近日在远洋一单货物海运时出了些问题,他急急忙忙就出海处理了。本是想找个理由推了这帖子,偏偏这位杨家小姐心仪梁二少爷已久,说什么也要去,他父亲也就准了她独自前往。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比一个身揣着请柬又孤身一人的大小姐更容易替代的呢?天海在山庄外的竹林中截了杨家大小姐,从她身上拿走请柬,稍使易容术把自己变成了她的模样,与陈玄霸使了个颜色,便走出竹林,气定神闲地朝着碧云山庄的大门走去了。

碧云庄曾经是梁王命人花重金所建,返乡避暑之地。从浔阳城出发,要翻过一座山才能到,可谓世外桃源。占地广阔,屋舍轩辕。建筑大气疏朗,花木四季茂盛,虽处僻远之地,然而红杏白杨,烂漫清爽,各擅胜场,应用具房舍并不过分华丽讲究,俏丽的景致中自有庄严的气度,令人见之忘俗。

人群簇拥中,一中年男子大腹便便,身着喜庆的锦袍,满面笑容和和宾客握手寒暄,想必就是这寿宴的主人了。

天海不想惹人注目,走到桌边,信手拿起了流水席上的一杯酒,轻轻畷了两口,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形。

突然肩上被人一拍,惊得她杯中酒不合时宜地晃了一晃。“杨姑娘,我注意你很久了,怎么,你在找我二弟啊?”

天海幽雪迅速地打量着面前的人,约摸二十五六的年纪,掠掠发冠,整整衣袖,长风里神姿甚为曼妙,手上还捏着一沓未来得及放好的礼金。那想必是梁家的大少爷了,生得倒是标志。

“见过大少爷”微微颔首,心想,这杨小姐不愧是浔阳城数一数二的美女,连梁成的大公子都能勾搭上。

“哎,杨大小姐客气了,怎么,听说你家从东洋的货物出了点问题?要不要本少爷帮你查查看啊?”

“家父已经在处理,不敢劳烦大少爷”天海仍是礼貌地回答。

没想到这梁少爷左右环顾一下,见大家都在各自说笑,竟一手搭在了她的腰上,低头笑道:“你别对我这么客气啊?我知道你是想见我二弟,可是他又不喜欢你,本少爷哪点比不上他?你考虑考虑,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天海幽雪眼珠一转,想,如今宴会上大家都笑语晏晏,着实看不出有什么猫腻。如若这庄园是前朝的据点,那么定有什么密室之类的隐蔽之地。这小子虽生得一副好皮囊,但脑筋和胆识都只是平庸之辈,倒不如趁机套点消息。

想到这,天海笑道:“我第一次来这庄园,听说这里山水宜人三步一景,少爷可愿带我四处走走?”

梁大少喜出望外,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忙做了个请的姿势,便带着天海离开了人群,往山庄深处走去。

山庄北面,是几处零星的宅子,里面还微微亮着灯,天海问道:“寿宴都开始了,怎么还有人在此地耽误,迟迟不去呢”

“嗨,那是我爹的几个朋友,经常过来,有时候一住就是好几个月,大概是在商讨什么事儿吧,我们不用管他”

天海一听便知此处并不寻常,便疾步往前走去,被梁少一把拉住道:“我爹从不让我过去,被发现了我可是要倒霉的”

天海灵机一动信口胡编道“我可是听你二弟说过他与那些叔叔伯伯相熟得很,你就不想知道他们背着你这个大少爷到底在密谋什么?”

到底是没脑子,天海这么一激,他果然不再阻拦,跟在她的身后走到了宅子跟前,还未走近,只听吱呀一声,大门刚好被打开,不好,天海忙拉着他绕到了侧面的,紧贴墙壁,屏住呼吸。虽然没有十成的把握,但看这情形,在此商谈开会之人必然和前朝余党脱不了干系。

她微微倾身,借着屋里透出的橘色的灯光,只见几个人从门中走出,看不清相貌,但约摸都是男性,只有一个身着朴素衣着的女子背对着她,与面前的人说这什么,情绪似有些激动。天海下意识觉得这背影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可还未等她细细回忆到底是在哪里见过,那女子往右走了两步,先前被她挡住的人便露出了面容。天海幽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是的,就算光线再暗,距离再远,她也不可能认错——周独夫。

心中轰然一声—

他与四周的人气定神闲地交谈了几句,夜色中,那眼神若有似无地往这里望了一眼,天海赶忙收回了头,靠在墙上深吸了两口气,努力让慌乱的心绪平静。没关系,就算被发现了,自己此刻也是杨家大小姐的身份。她看了看梁少爷,做出个别出声的手势,两人便蹑手蹑脚地往宅子背面走去。

果然,还未行两步,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挡在了二人面前。

梁少见了他居然本能地行了个大礼,一脸谄笑道:“见过公子。”

周独夫并没有理会他,只是饶有兴致地盯着天海幽雪,天海低下了头,手心里已捏出了汗珠。

周独夫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没料到梁少爷居然一个箭步把天海拉到了自己身后,看着周独夫道:“公子莫要生气,不关杨姑娘的事,是我嫌宴席太吵了,便提出带她来这花园逛逛……那个….打扰了…我们这就走”

周独夫依旧没说话,利剑般的目光落在了他的手上,大概是因为紧张,他紧紧攥着天海的胳膊,微微颤抖着。

周独夫皱了皱眉,一股本能的不悦从心底腾升而起。此刻实在不想与他多言,横批一掌击在了他的脖侧,那梁少爷就这么直直地倒在了二人面前。

天海幽雪惊异地看着他,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如此冷血地毫不犹豫地袭击东道主家的大公子。他不屑地笑了笑,低眉看了看她平静道:“你放心,不出两个时辰他自然会醒。本来私闯禁地犯了大忌……”

虽然此刻,天海幽雪心中一点都不慌张,可是她并不能做她自己,只得装作害怕的样子,低声道“那先生打算怎么处置我?”

周独夫邪魅一笑,低头凑近了她耳侧道:“杨姑娘,我们好久不见了,陪我走走?”

天海幽雪一怔,难道周独夫认出她了?不可能,易容术是青云峰独门秘籍,就算境界高于自己,应该也不会这么容易识破。

那么,又或许是他本身就和这杨家大小姐有交情。好啊,怪不得来无影去无踪,离开了神都,满世界勾搭漂亮姑娘去了?想到这,天海心里竟有了一丝说不出的别扭。

不过此刻,什么情绪都得咽进肚子里,唯有将计就计,把这出戏唱下去。

天海勉强点点头,夜色中,她低着头徐歩向前,身侧,他挨得很近,神色中似也在犹豫踌躇着什么。

行至人迹罕至处,面前是一条小河,那水流看似平静,却上有白色氤氲雾气,河水闪耀幽幽暗光,隐隐可见水流翻卷而起,随波起伏。周独夫站定,回头瞥了他一眼问道“你们怎么找到那里的?”

天海如实回答“我们也就是闲逛至此,大少爷说他父亲从不让他过去,便好奇想去看看。”

“真的只是他的意思?”

“不然呢…..”

“不过他对你倒是情深义重,刚刚一味护着你,还拉着你……”周独夫皱眉道。

天海微微侧目,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在…吃醋?

“但我知道,你喜欢的不是他。”他转过身,低头看着她道,目光里尽是暧昧。

没错,杨小姐倾心梁家二少爷在整个浔阳城都不是什么秘密,只是,这又关你周独夫什么事呢?天海幽雪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周独夫的反常,越发勾起了她打探的好奇心。

抬首,脉脉含情,破颜一笑“怎么,公子这么关心我和他们俩的关系,难道是想挖墙脚不成?”

周独夫笑意盈盈地走近她,抬手抚过她脸颊的发丝,柔声道:“如果是呢?你可是浔阳城第一美人,我能挖来么?”

不过一个月前,眼前的这个人还与自己深情相拥于月下。曾几何时,她真的感动过,心动过,甚至想过为他放弃齐王,此刻想来只觉得可笑。她觉得胃部一阵痉挛,一股压抑的气息盘亘在胸腔里。

可她是天海幽雪,她从不允许自己将任何情绪放在脸上。既然你四处留情,那我又为何不可将计就计?她深吸一口气,嘴角已然勾起了一抹撩人的笑意,她轻轻贴了上去,一手环住了周独夫的脖子,一手抵在了他的胸前,淡淡道:“那我真是不甚荣幸,只是公子你随口一说,我又如何相信你?”

周独夫微微一怔,大概是没想到她这么主动,随即趁势环住了她的腰,低吟道:“怎么不信?”

她俯在他的耳畔说道“就在刚刚,我还看见一个女子与你说话,甚是亲密”

周独夫想了想,大约就是刚刚从宅出门的时候的那个女子,便解释道:“那是我妹妹。”

这倒是天海幽雪没想到的,记得周园的河上轻舟里,听他提起过一次,他有一个从小走散的妹妹叫周尘儿,后来被齐王兄弟从魔君营帐中救下,才得以团聚。

此时,河面上的水汽更浓了些,夜色下竟有些氤氲缭绕,四周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空气中有种诡异的气味,沉滞而缓重,诱惑而迷离。

是试探的气味。

天海另一只手也环住了他的脖子,一双眼睛流连宛转尽是娇媚“那么其他人呢?你们在里面又在商议什么?”

周独夫贴近了他,用鼻尖摩挲过她的眼窝,又缓缓移到她的耳边,轻声说“你在门外,听到了多少?”微热的气息吐出,钻进了她的耳畔,她竟不由得浑身一颤。


评论(2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