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前尘夙愿13

秦岭延脉千余里,东北麓有大河贯穿,两岸沃土不断,正是天凉郡。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已到了月底,天海幽雪一刻也不想耽误,立刻动身一路向北而去。

圣女的身份过于招摇,她身着一袭素衣,将长发束于头顶,改了眉妆。扮上男装,少了一分明艳,却多了几分英气,骨子里却有一股抹不去的尊贵,倒活脱脱一出身名门的惊才俊年。

浔阳城是天凉郡的第一大城,城中很是繁华热闹,天海幽雪悄无声息混进城中,顺着九皇子陈玄霸留下的独有的记号,找到了相约好的客栈。

进店堂时,天色已晚,空荡荡的无人,只见角落一桌有个年轻的女子,背对着人,一人自斟自饮。天海幽雪本能地觉得哪有些不对劲,又多打量了几眼,见那人只一个娇小纤细的背影,衣着朴素,可拈杯的手指肤色白洁,手指修长,根本不似普通人家的女子。

看来,这浔阳城内,如她这样外表打扮与真实身份不同的人,可不少呢。

小二来招呼道:“公子您是吃饭还是住店啊?”她收回了目光,虽然一路奔波食不果腹,可此时却是是一点胃口也没有。只压低了声音道“一间上房。”

这个客栈共有三层楼,上房是顶楼的几间,屋内说不上华丽,倒也是整洁舒心。

天海想,既是和他约好在此地汇合,那么这个客栈应该是安全的,到了时候,他自然会来。自己此刻对浔阳城内梁氏余党情形并不清楚,他们究竟是在明处暗处,据点又在哪里,也不知道他这一个月调查的如何。

她坐在房中,烛火缭绕,她将簪子拿出来擦了擦,小心地包起。半响,只觉得头痛得厉害,想来是这个月伤心过度,加上路途奔波劳累,体力有些不支。问小二要了安神香,便早早地吹灯上床休息了。

半夜,听得有碎步声上楼来,迷迷糊糊睁了眼睛,见一抹修长的身影投身在窗户纸上,停留了一会儿,又步履轻若的走过了。天海朦胧里想,这人来去只听得脚步却感知不到气息,必然是武功极高之人,难道是玄儿查案到半夜而归,知道了我住这间房,又不想扰我,方才离去的么?

想到这,刚刚警惕的心又放松下来,翻了个身,又坠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早梳洗完毕,推开房门,果然看见九皇子在一楼大厅和老板说话。

他第一次见天海扮男装,围着她转了两圈,才笑道“姐….哦,兄台,你总算来了”

天海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轻轻理了一下发髻道“我昨日就到了,对了,我让你调查的事,可有进展?”

“进展大了,你饿了吧,我们边吃边说”他拉着天海就向外走去。

天海幽雪十岁前在皇宫与两兄弟可以说是同吃同住,整天拉着手满皇宫的乱跑。只是现在大了,这样的亲密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

别看是早上,这街市上人烟渐稠,一派繁华,道路两边排满摊贩,满地里窜着挎篮叫卖花生瓜子的小孩。一个小孩从面前窜过,不经意撞了天海一下,她顺势缩回了手,站定向后望了望。

“怎么了?”

“没什么,只觉得有人跟着我们。”

可是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天海揉了揉眼睛,心想大概是昨晚休息的不好。

他们随意走到一个早点铺子前坐下,要了一屉热气腾腾的包子,一屉千层糕,一屉水晶汤包,两碗清粥。天海幽雪从小到大,还真是没有坐在街边吃过这么接地气的早饭,倒也是觉得新鲜。

陈玄霸看着她小心地把包子掰开,撕下一小块塞到嘴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姐姐,您虽然换了男装,但一看就是大小姐做派啊”

天海拿筷子敲了一下他脑袋,道:“还能不能说点正经事了”

陈玄霸喝了口清粥,道:“你别说,我来这几个月,基本摸清了状况。过了这个集市往西五里,就是梁府,据说现在主事的叫梁成,是梁王的远亲,当年他们逃出神都,到天凉郡安身,是父皇默许的。”

“他们可有嫌疑?”

“按理来说,成王败寇,陛下开恩,不仅留下了他们的命,还让他们在这里住这么好的宅子,丰衣足食,不该有谋逆之心啊”他顿了顿继续道“所以,至少表面上看来,他们是不会认账的,否则他们也不敢在梁府里逍遥快活,安生度日。”

天海拧眉道“可是这样说不通啊,谋害父亲的手法,就是前朝梁氏剑法,不是他们还能有谁?”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这几个月我暗中调查,梁氏余孽谋反,定然有内情,我买通了梁府的丫头,她在老爷和太夫人谈话中,隐隐听到了寻到了…前朝太子”

她闻言一惊,刚夹好的一枚水晶汤包落入小碟里,也顾不上吃了,放下筷子正色道“你是说,梁王的太子,没有死?”

“我也只是猜测,一些远亲能成什么气候,如若不是直系血脉还留存于世,他们何苦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存着复国之梦,在此蛰伏多年,养精蓄锐”

梁王的儿子并不多,前两个在与魔族的战争中牺牲了,最小的儿子是陈皇后所生,陈后就是当今太祖皇帝的妹妹,当时太祖把她献给梁王,深受宠爱,生了二女一子,大公主在五岁的时候染了疾病死了,一年后生下了儿子,过了两年又添了个小公主。可惜还未等梁王给这个儿子封号,便有了太祖皇帝带着大将军血洗皇宫的惨案。

天海回忆道“我记得父亲说过,当晚血洗梁王宫,是没有留下一个活口的”

“说当然是要这么说,只是事实是什么,你我都不清楚。陈皇后毕竟是父皇的亲妹妹,也许父皇一时心软想要留他们母子一条活路呢?而且当时军中不乏有陈氏族人,有人提前报信,陈后把幼童掉包也不是没有可能……”

天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如果前朝太子尚存于世,这么多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从暗处走向明处,刺杀父亲只是他们复仇的第一步,接下来的目标,就是皇位了……玄儿,看来此事,已经不仅仅是报仇,能不能铲除梁氏余孽,关乎到齐王殿下能否顺利继承大统,这是国之根本,我们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陈玄霸顺口一接“还关系到你能不能当上我大周母仪天下的皇后”

天海闻言,凄笑了一下“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我玩笑,这个后位,我一点都不稀罕。”

陈玄霸看她神情中透着冷漠,不像是开玩笑,只猜想着天海大概是和哥哥吵架了,也不便多问,悻悻地放下了筷子。

天海幽雪沉思了一会儿,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如果说梁王府是他们对大周王朝效忠伪善的一个面具,那么他们暗地里一定另有组织,就可以从梁成查起,看看他和哪些人往来密切,那么这些人,很有可能参与了复国之计,或者是知道内情”

陈玄霸犹豫了一下,继续道“后天是梁成的五十寿宴,邀请了浔阳城里许多名门富商,这倒是个好机会”

“那还等什么?”

他无奈道“梁成曾经到神都觐见过父皇,认得我这张脸。”

天海幽雪笑道:“是,你不宜抛头露面,我一人前去便可。”

陈玄霸摇了摇头:“不行,太冒险了,你是圣女,万一被认出来,岂不是羊入虎口。”

天海淡淡道:“你太小瞧我了,我修为已至聚星巅峰,还怕了那些个残兵败将么,真遇到危险,不说一定能胜,脱身应该是不难。”

陈玄霸握住了她的手正色道“姐姐,不可以掉以轻心,中土大陆几个世纪,从来只有最强大的人才可以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王位,真龙血脉一旦被皇辇图承认,就是这个世界上功力和天赋血脉的集之大成,如果前朝太子还活着,只要血脉觉醒,境界必然不会在你我之下”

天海幽雪不屑道 “那这么说,我倒是更期待会会这位高手了”

陈玄霸沉默了一会儿,他知道,从小时候起,天海幽雪执意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拦得住。

天海见他神色中难掩担忧,只道“你不是说,还不确定那里是不是他们据点么?总要亲自去一探虚实吧,我会很小心,不会被发现的。”

“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

“玄儿,两个人的目标太大了。万一真的被抓住了,你作为皇子还能有命么?”

“可是……”

她命令道“没有可是,你就在客栈等我,如果我子时还未归,你再想办法救我”

 


评论(1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