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簪痕(二十五)


神都在大陆的中央,距离这里最遥远的地方,一方是大西洲,一方是南海里的诸岛,一方是雪老城北方的无尽雪原。

雪原之上,是一片云墓。云墓是所有云的归宿,也是所有水的源头,

云墓最深处隐隐有一座孤峰,峰顶直入虚空,不知通向何处。

平静的云层像白色的丝绵向着四面八方蔓延,似乎没有尽头,上方的虚空镜面后是无尽的黑色深渊,里面有无数颗星辰。此刻镜面之上,两名绝世强者悬浮于夜空,万丈星辉下,漫天飞雪也隐去了颜色。

天海圣后淡淡道“黑袍,此处只有你我二人,何不以真面目相示?”

黑袍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地褪去了檐帽。

一张原本俊美的面容此时已瘦削得生硬,寒风肃杀,将散落的长发拂起,遮蔽了半张面容,夜色中,显得落寞又凛然。

这是天海圣后九百年后第一次见到,却始终无法忘记的一张面孔。

周尘儿。

“是你”圣后叹了一声,语气中并不显得很惊异,倒像是早有预见“我早该想到,是你。”

是的,这千百年来,万物众生,周独夫何曾放在眼里。他真正在乎过的,只有三个人:早年是齐王,后来是天海幽雪。当然,周尘儿一直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也是最不可言说之痛。

“看来,他果然没有告诉你我是谁”黑袍哼了一声“因为他害怕,就算告诉了你,你依旧不会罢休,也不会对我手下留情”

天海圣后没有回答,只冷笑了一声。

这样的轻蔑,让周尘儿有些愤怒“你笑什么?”

天海拂了拂衣袖道:“九百年前,我前后共命三批人找你,中土大陆都不见你任何踪迹。无论你信不信,我当时确是想找到你。”

黑袍闻言有些惊讶,随后定了定神,说道:“你想找到我,只是以为哥哥死了,想用我来弥补对他的愧疚而已”

“笑话,我从没有愧对过任何人。”

黑袍点了点头:“是啊,我忘了,娘娘您是没有感情的,即便他如此对你,你依旧不会有丝毫的感动。”

圣后并不想否认或者解释,心底十分反感这样的揣测,瞥了她一眼,不屑道“我和他的事,你又知道多少。”

黑袍咬牙道:“我是不了解多少,但我知道,当年就是因为你的背叛,让他被人族妖族八大高手合力谋害。”

天海圣后双唇微颤了一下,随即平静道“那又怎样,他如今,不是活的好好的么?”

黑袍目光如炬 “既然他不肯说,那么我来告诉你这九百年发生了什么。”

圣后微微点头道 “愿闻其详”

黑袍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洛水河一战后,拜你所赐,哥哥神魂惧散,命归星海,我将他的肉身置于周园的黑曜石棺木里后,决心加入魔族,替他报仇。”

黑袍顿了顿,继续道“三百年后,我在魔族地位稳固。一日回周园祭奠,才发现,当年他还剩下一丝神识没有散尽。这三百年,靠着周墓四周的灵力,那缕神识不断地汇聚凝结,形成了一方屏障于护于肉身四周……”

不知什么时候,星辉于云雾深处沉入,就此湮没不见。天海圣后站在原地,未曾打断她,忽而想起了前日在岩洞内,周独夫曾说那块玉如意与自己气息相连,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如今知道了缘由,心里终究是有些动容。

 “只是就算肉身不腐,那一缕神识也太微弱了,根本不足以让他活过来。我求魔君相助,以绝对的忠诚和终身自由换取了魔族十名高手的神魂,历经万险在这孤峰之巅上采下千年一株的红莲,历经百年凝练了聚魂丹,才让他有苏醒之望”黑袍极力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但平静之下仍难掩其中的波折与不易。

“可是,可虽然渐渐意识会清醒,但要重塑周身血路经脉,何等容易,五百年是不算长,但必须要等神魂和肉身完全合一,方可苏醒。否则,后果……后果是什么,你也看到了”

“他没有等到那一天……”圣后凛眉道,她感到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所以他体内有无法控制的魔气,所以他对此绝口不提。

“是,我万万没想到,他会为了救你…….圣后娘娘,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你依旧不肯放过他?”

圣后有些怅然,如实道“我当时,并不知道他还活着.”

黑袍道:“那你现在知道了,他如今饱受魔气侵蚀,天机老人的封印才可制得住,他只有呆在雪老城,才是最安全的。”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在此时率魔族大军,进犯我大周疆土?”

“我是魔族的军师,自然要为魔君效命……况且,如若不是我现身,怎么会让娘娘您亲赴此地呢”

天海圣后往前走近了两步,漠然道“所以,你的目标依旧是我。”

黑袍凛然道:“当然,无论是为了魔族,还是为了哥哥,你于我而言都是不共戴天之敌。”

天海圣后看着她如此骄傲又尖锐的目光,觉得有些好笑也有些悲凉,略带嘲讽地说:“真是不自量力,我不想杀你,回头是岸,我或许可以饶你一命”

黑袍冷笑一声:“你做梦!”

随即一道剑意闪过,穿过漫天风雪和血色寒夜,直直地逼近天海圣后。

圣后轻轻扬起了嘴角,手指微微一动,那道剑光霎那间被击得粉碎。

黑袍心里一惊,她早有听说天海圣后境界深不可测,只是未料到她重伤才愈半年不到,竟能恢复如初。指尖轻点之间就可以化天煞剑意于无形。

看来,自己的确不是她的对手,但事已至此,早已无法回头。

不觉间,天海圣后已从百米之外移到了她的身侧,看向她道:“你可知道,你的儿子如今在我手里。”

一语惊起了黑袍浑身战栗,她几乎不敢相信地望向圣后:“他,他还活着?”

圣后诡谲地笑了一下,目光里带着一抹煞意和挑衅,她慢悠悠挑眉道 “不仅活着,还十分听话。只要我一句话,他随时可以为我去死,而且…心甘情愿。”

黑袍此时已无心分辨此话的真假,也不想再详问其中的缘由,这语气中的威胁与羞辱,让她无法抑制地怒吼道 “天海圣后,你是个魔鬼!”

风声霎那间呼啸,她又一次举起了天煞剑,剑身带着黑红的魔气,将周围稀薄的空气灼烧的不停波动变形,光线不停折射,云面上出现一道如山般的阴影,空间开始撑拱变形,似乎随时会炸裂于天地之间。

天海圣后侧目,看了她一眼,那一刻,一道闪电自天而降,落在了剑身上。

一片炽白刺眼的光线,直接将漫天水气尽数蒸发,坚固银白的剑身上瞬间出现了数道极醒目的焦痕。

周尘儿只觉眼前一黑,脑中轰鸣,身体重重地从高空落下,落在了孤峰顶上的一块岩石上。

此刻,云层上方数万公里的世界,黯淡无光,四周的气温急剧地下降,云中开始有霜结晶,反射着无数缕光线,变成闪烁的水晶镜面。天海圣后展露的境界实在是太可怕了,只一眼,居然能够操纵天象法则!

天地因之变色,刺骨寒风中显现出了神隐之境强大的威严。

黑袍伏在地上,大声喘息着,她艰难地支撑起身体 “事已至此,给我个痛快”

致命的最后一击并没有如预期般到来,模糊的视线中,她只看到一个金色背影绝尘而去,留下了一句话,回荡在茫茫云墓之间:

“归顺我大周,助我歼灭魔族大军,我就可以让你见到他……”


评论(2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