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簪痕(二十三)

半响,他才轻轻放开了她,天海圣后在手心燃起了一束凤火,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四周的岩壁。

洞内的岩石很光滑,似是常年被雨雪洗涤侵蚀,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漩涡星纹,在微光中闪现出滢滢透亮。

视线所及之处,空间并不大,除了刚刚进来时的入口,似乎没有往里更深的通道。

看来,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在此处暂且休息了。

两人找了一处相对平滑的岩石坐下,圣后用凤火和藤蔓在身旁升起了一个火堆,屈膝在他的面前,正色道:“别动”,一边凌厉地掀开了他的披风,拨开了他的锦袍。周独夫一时间有些慌神,竟不由自主地挡住了她的手,要知道上次天海圣后这么主动脱他的衣服,换来的是锁链箍身的道道伤痕,让他如何不心有余悸……

圣后瞥了他一眼,挑眉道:“你紧张什么?……”语毕,指尖稍一用力,只听“嘶啦”一声,白色的内袍自领口而下,被整齐地撕下了一缕长长的布条。

微弱的火光下,手上两道伤口依然如此猩红刺目,布条自上而下缠绕过掌心指缝,内层刚一触及伤口,就已被淋漓地鲜血濡湿,圣后双眉微蹙,手上的动作,也明显得轻柔了许多。

周独夫低头看着她长长的睫毛簇簇微动着,身体向前倾去,将头抵在她的额间,笑道 “你心疼了….”

圣后并未理他,将最后一缕布条裹紧,旋转缠绕,系了一个轻盈的结。抬眼在他的肩上轻推了一下“这是你自找的,我为何要心疼?”

他顺势靠在了身后的岩壁上,缓缓道“这话从何说起啊?”

她亦席地坐下,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黑袍这一剑虽狠,但并未用全力,我就算不出招也可以轻易躲过,你硬生生非要在中间阻拦,演的是哪一出苦肉计?”

“怎么能是苦肉计呢…..”他将眼神移开,有些心虚。

圣后敛了笑容,正色道:“你如若真想帮我,为何不对她出手?”

周独夫皱了皱眉。迟早有一天,他会做出那个艰难的选择,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她。

望着她如水般澄澈的凤眸,他轻叹了一声“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入魔道,也请你相信,我绝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

“那你何以出现在这雪老城边境?”圣后并不满意他含糊其辞的答案,追问道。

“天机老人在此,我不过是来找他寻一个破解我体内魔气之法罢了”这点上,他倒是没有撒谎。

圣后若有所思,勾起嘴角不屑地哼了一声“天机老人?你当年将他重伤,让他不得不隐于雪老城近千年,他此刻还会愿意你帮你?”

“在这个世界上,谁与谁会是永远的敌人呢,千年都过去了,无论爱还是恨,没什么,是不会改变的。”沉默了一会儿,他握住了她的手,低声道:“除了我对你的心意,从未变过。”

火光摇曳,映在她绝美的容颜上,她静静地看着他,内心盘旋旖旎着这句话的分量。或许是少年时起境界就远远高于周围的人,内心骄傲所至,周独夫并不是个善于表露心迹的人。但如果一句话他说出了六分,内心的意味已然是十分了。

圣后调整了姿势,微微后倾,轻靠在了他弓起的膝上。

掌心摩挲,他长期握剑的指腹处生起的薄茧,在柔软温热中触得她心绪微漾。

她叹息了一声“周独夫,你的心意是什么,我不知道。你这九百年经历了什么,这几个月又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出现抑或消失,从来都是无踪无迹……你说你在乎我?可我从未觉得真正了解过你。”

周独夫苦笑着摇了摇头,正因为太在乎她,有太多的事情,他必须独自承受。如若她因为自己受到了一丝伤害,那么他宁愿消失。

而告别,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是他最不擅长,也最不想做的事情。

有多少次告别,说了再见,却无法忍受与她再不相见。又有多少次,以为可以回到从前,却不知命运之轮压过了这些岁月,还怎样一如初见。

他伸手从脖子上解下了一个物件,呈到她的面前。

“你可还记得这个?”

“这是…这是我的玉如意?”圣后不可置信道“竟然在你这里?…..”

又一簪和玉如意是天海幽雪出生之时从胎中而带,据说是天凤转世的圣物,十八岁以前,她从不离身。

也许是冥冥中注定,第一次相见于百草园时,这玉如意被周独夫抢了去,在圣后入宫为后时还予了她,后几经周转,兜兜转转,又重回他手中时,他就再也未离身过。

她将玉如意垂于眼前,只见这水滴状的羊脂白玉依然纯洁剔透,一只凤凰图样浮凸于上,清晰鲜明。定睛而视,凤翼上有一处不甚明显的裂痕,随着玉身翻转,白玉中心里闪着一抹时隐时现的血红。

她抬头不解地望着她。

“洛水河畔,你倒地昏阙之时,玉如意也碎成了两半,我将它取走,这当中的血色,是你一滴心头之血。”这句话,他一字一句,说的并不轻松。

是的,他说的正是九百年前洛水河畔那一场惊世骇俗波澜壮阔的大战。

那一战后,她的又一簪上永远地留下一道刀痕,而他消失不见。

周独夫的神情有些凝重,前尘往事再被提起,留下的不过是无限的悔恨与伤怀罢了。

天海圣后低首,一点点触摸过白玉上的纹路,轻声道:“时至今日,你还是在怨恨我的”

周独夫只摇了摇头道:“我当时想,既然我得不到你,那么至少我得留下这块玉。所以我将它复原,一直挂在胸口。”

他避开了圣后的目光,将头转向一侧,看着面前跳动的火光在岩壁上投出的跳动的光影,深吸一口气,接着道:“也许你并不知道,这玉如意可以让我感知到你的气息。在我被他们重伤,神识尽碎,将要魂归星海之时,就是靠着这一点气息,让我苦苦撑了下来。”

“你…如何感知到我的气息?”

“这是你转世的圣物,本就是你的一部分。而且,这里面你心头的那一滴血,可与我的血脉生共鸣”顿了顿,他看向她,眼眸里已是如沧海般幽远的深情:“心意相通之人,方能有共鸣。”

天海圣后苦涩一笑,这么说来,一切都是天意。心意相通,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再也没有了第二个人。

 “我本以为它是丢了,既然如此,你依然替我保管着吧。”

她将玉如意重新放入他的手心,相触的一瞬,他竟用力一拉,圣后整个人向前倾去,与他贴面相视。

是的,她曾经的背叛依稀在目,簪尖上的鲜血落在他的心上,却如烈火般不绝燃起,灼得他疼痛至难以呼吸,烙下永难愈合的深痕和永无止境的牵挂。

“谁说我要还你了,这是你欠我的。”

火堆中,藤蔓燃烧炸出轻微的噼啪声响,听得人心意撩动,周独夫灼热的气息在唇间萦绕。“无论你怎么对我,只要想着还可以见到你,我才有了活着的意义。”

所有的往事本已沦为红尘中翻滚而去的烟云,飘散而去。只是今日又重新被提起,如一粒碎沙在圣后心底柔软之处磨砺过,引得一悸生疼。她没有想到,历经劫难,那个曾经立于星空之巅的他,对她的心,依旧还在原地,一如过往。

她的目光感慨万千,不知道是该悲凉还是该幸运,一滴泪水顺着眼眶,悠悠地滑落。

周独夫俯身吻去了那滴眼泪,将她拥入怀中,他不想看见她叹息或是流泪,那本不是属于那张永远都平静从容,睥睨天下的神情。


评论(4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