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簪痕(二十一)

那天醒来时,天海圣后只觉头昏沉得很,伸手拂了拂身边的床榻,只触到了柔软的锦被,不见了昨夜那个熟悉而温热的躯体。

她竟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回想着种种意乱情迷,有些恍惚。若不是手腕上一处刺目的血痕,当真觉得,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如空花般绚丽而不真实的梦。

她沧然地摇了摇头,强撑着精神坐了起来。

莫雨轻轻地走进寝殿,道:“陛下,您醒了….”

“现在几时了?”

“日上三竿,已至巳时”

自从登基以来,每日早朝,从没有一天断过。今日圣后迟迟不起,莫雨一直忧心地等在殿外,可昨晚已吩咐早朝取消,便也不敢打扰。

或许是因失血过多而身体过于虚弱,亦或是那熟悉的味道和温暖的怀抱让她过于流连。她有些怅然地靠在床阁上,双眸微闭。

莫雨拉开了床前的帷幕,上前替陛下更衣,见到她惨白如纸的面容,手腕处的血痕,不觉一惊。

只是简单地换了一件衣服,圣后的气息已然紊乱,额上渗出点点汗珠。莫雨隐隐感到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跪下道:“陛下,恕在下多言,如今您在境复神隐的关键时期,万不可再这样…”她没有再说下去,无论是为了什么,她也不忍看到陛下这样伤及自身。

圣后淡淡道:“无需多虑,休息几日便可复原。”随后凛了凛眉:“你可见到他从这里出去?”

莫雨暗自咬紧了下唇,她知圣后这一问,一来是告知了此事的缘由,这是陛下对自己的至高无上的信任,二来也是告诫,周独夫来过,绝不可以有第三个人知晓。

莫雨如实摇了摇头,随后问道:“陛下,下一步您有何打算?”

圣后看向她道:“你可记得我一直暗中让你调查的事情。”

 “在下无能,从一开始就查错了方向。”心中疑惑为何圣后在今日会突然想起昭明来,按理说这并不是当下首要之事。“既然陈长生不是太子,那太子就还存于人世,也许活着,也许已经转世。”

“必须要找到他,他很重要。”圣后嘱咐道,却带着一种不可置否的命令。“对了,陈长生,怎么样了?”想起了这茬,心想这小子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倒是每次关键时候,都能做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他没什么大事,现在应该是醒了,陛下可要见他?”

圣后抬手道:“不必了,你让他以后管好自己的事情吧……”

话虽如此,圣后心里,也实在不知道,该感谢他还是责怪他。周独夫被囚于桐宫之时,她何曾心安过一日,每晚一闭上双眼,都是珊瑚花下浸透了鲜血的白袍。现在他出来了,却又不告而别,会去哪里,未来的局势会如何,确是不可估量。

她不喜欢这种对未来无知的感觉,只是这一份担忧中,还隐隐酝酿着一份云开见日的情愫,令她不得不去直视,去面对。

想到这里,她又对莫雨道:“算了,你召他来见我吧。”




一日后,陈长生在殿外求见。

“臣陈长生,叩见陛下”

“起来说话”

少年仍是长跪不起,“请陛下降罪,我一心只怕教宗大人关押周前辈要挟您,才…擅作主张,酿成了大祸。”

圣后不屑地轻笑一声 “没有人可以要挟朕……既然已经酿成了大祸,责罚你也是无用,不如想想怎样去解决”

“陛下要长生做什么?”

“周独夫现在要加固封印,或许会回周园,你亲自去一趟,若是发现了他,不要起正面冲突,回来禀告即可”

“是,长生明白”

“好了,你下去吧”

好不容易见到她,只是这几句话就打发走了,陈长生有些怅然,悠悠地抬起头,这才发现了圣后的异样,见她半躺在贵妃椅上,一手撑着头,一手无力地垂于身侧,清丽的面容无半点血色,双目微阖,神色中难掩疲倦。不对,她一定是出事了。不知哪来的勇气,他竟突然走上前,将手搭在了圣后脉搏处。

天海圣后被他这一举吓了一跳,“陈长生,你好大的胆子”

“陛下….您…您失了一半的凤血?”他将手放开,惊得有些不知所措。

圣后见少年惊慌中满是担忧之色,却也是不想多费精力去责怪他了,只轻叹了一声“倒是忘了你还懂医……”

陈长生定了定神:“您等着,我这就去百草园中,采几味药材来…..” 起身未行两步,又觉心里憋闷,便气鼓鼓道:“陛下您是九五至尊,就算您不在意自身,总得为大周的子民着想,我知道您厉害,境界无人可敌,可也经不起这样的耗损。”

到底是个孩子,圣后觉得有些无奈,也有些好笑“你倒是教训起朕了”

“长生不敢,也不敢问陛下因何事如此不顾自己的安危……您好好休息,长生告退了”说罢决然地拂袖而去,不想让陛下看到他微红的眼眶。

圣后想起了初见他时,百草园里一盏清茶,一盘棋局,少年脸上是淡若春风般干净的笑容。如今,这个曾经飞扬跳脱的少年已然失去了明亮如前的笑意,劫难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忧虑,却依然难掩诚恳与天真。

他是关心我的,只是我从未在意过。

无论是莫雨,徐有容还是陈长生,这么多年来,对她的感情从来就不仅限于忠诚。可是天海圣后无法感知,因为很多年前,她就将自己的情感封锁于心底。人类的情感,与她而言不过是红尘烟火里的奢侈,她不屑于得到或是保留。

多年来以一张绝傲冷漠的脸示人,哪怕是身边最亲近之人。

可是,不知是什么时候起,微澜不起的死水泛起了层层涟漪,内心一块温柔的部分终是被唤起。

有情感就势必会有弱点,就不再无懈可击。

就像今日,圣境巅峰的天海陛下,或许宫中一个普通的侍卫就可轻易击倒她。

可怕的是,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为此,她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评论(3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