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簪痕(二十)

黑袍

太宗一百八十六年,人族魔族经历了一场大战,大战持续七七四十九天,魔族惨败在人类与妖族的联军手下,但并未就此覆国,在寒冷的北域苦苦支撑着,过了数年渐有复苏的迹象,终其原因,除了那位冷酷强大的魔君坐镇雪老城稳定大势之外,最重要的原因便是有一位军师替魔族出谋划策。

魔族军师,是一个人类。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类愿意背叛自己的种族,替魔族卖命。但全大陆都知道,这个人类在魔族里极受尊重。军师布置的阴谋,从来没有失败。他的思维仿佛没有漏洞,他对人心的掌握以及利用,早已超越所谓炉火纯青的程度,已然变成难以言说的能力。

无数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次人类的北伐因为此人的阴谋诡计而失败,甚至大军尚未开拔便无疾而终,此人给人类带来的损失,甚至要比魔族恐怖的八大山人加起来还要多。

无数人类强者,以及妖族的勇士,都曾经试图找到这名魔族军师,然后暗杀他,但从来没有人成功过,除了长生宗一位剑道强者,甚至再没有人找到过他。

千年过去了,到今天为止,依然没有人知道这名魔族军师姓什么,是男是女,长什么模样,是哪里人,有怎样的过往。

人们只知道他经常穿着件黑袍。

魔族很多强者,提起他时,都会敬畏地称之为:黑袍大人。

时值六月,中土大陆盛夏酷暑,雪老城却迎来了严寒的冬天,鹅毛般的大雪不停落着。

城北有片草坡,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根本无法看出来这里曾经是一座墓园。

黑袍站在墓园正中,大雪淅淅簇簇地落在帽檐和肩膀上,有些被风吹去,他迎风站着,玄色斗笠的阴影遮蔽住了整张面容。

远处走来了一个人,奇怪的是,在没膝的积雪中,竟只留下了一串浅浅的脚印。

阴影下的面容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嘴角微微颤抖了起来,转过身,悠悠道:“你终于回来了……”

面前的人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看着他,叹了一口气“在我面前,你还要这样遮着吗?”

黑袍闻言,缓缓掀开罩袍,露出真容,是一张瘦削干净的女子面容,充满着锐气和凌厉,但仍掩不住眉眼间的美丽。

“封印撑不住了,才记得回来”她撇了撇嘴,语气里竟有些撒娇似的不满。

他皱了皱眉:“魔君待你再好,你也休要忘了,我们终究不是属于这里的。”

她不屑地哼了一声:“一个将死的魔君,我会放在眼里?”伸手指了指南方:“你说对了,雪老城只是我们休养生息之地。神都,才是真正属于我们的地方,很早之前我就看清了。只可惜,你到现在还没有看清。”

“你真是糊涂”

“不知道谁才糊涂”她走到他的面前,抬起头,利剑般的眼神直刺他的双眸:“都是因为她,是不是?”

他挑了挑眉,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你忘了她当年是怎么对你的?”她冲着眼前的人吼道,从幼时开始,她也很少敢这样对他不敬。

“行了,这和她没有关系”他不想解释,语气中已有些微愠。

“你瞒得过谁,全天下都知道了,天海圣后被人族高手合力重伤,在周园数月竟能奇迹般地恢复,复出第一日,就手刃商行舟,血溅甘露台。只不过……只不过旁人不知你还活着,难道你今日站在这里,是要告诉我,这一切和你没关系?”

“就算我救了她,那又如何?这是我的事。待到时机成熟,天下人终究都是要知道我还活着的。”

“她不是个普通人,是人族的最高统治者,你救了她,再也不会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这么多年坐在那个不属于她的位置上,也该够了”

他叹了口气:“属不属于,后世自有定论。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有些东西,我在很早之前就放弃了,现在就更不想再去费力争取了。你何必如此执念?”

“你曾经为了她放弃了本该属于你的东西,可是她依然要置你于死地。那么多年,你一直都是人族最强的守护者,如果没有呢你,人族早就在魔君攻陷洛阳城的时候灭绝了,他们如此赶尽杀绝,还没有让你醒悟?”

她说的,就是历史上最无耻的一场谋杀。

人族、妖族的圣域强者集体出动,各种阴谋手段齐出,终于成功地打败了这位星空之下最强者。

“我曾经想过,一定要让整个世界为你陪葬。所以这么多年,我在魔族苦心经营。老天有眼,得知你还活着的那一刻,我才觉我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你心里只有她,你可有想过我?”

黑袍的眼眶,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红了,只是寒风疾雪中,一切的动情的诉说都被裹挟着一股透彻的冰凉。

他走上前,轻轻拂去了她肩头的积雪,把帽子重新戴在了她的头上。轻叹一声:“我知道这么多年你很不容易,从小到大,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可以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只是,你总是因为我,与快乐背道而驰。我怎么可能不想着你?听我一句劝,放下仇恨吧。”

一道阴影从远处的雪老城里生出,遮蔽半片天空,落在了雪原之上。

黑袍怔了怔,转身望向南方,眯着双眼,神情微怅。

随即,她坚定地摇了摇头。


评论(1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