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簪痕(十六)

涵洞的穹顶上,镶嵌着数千颗夜明珠,似是夜空里的繁星都降临到了人间,美丽至极。

只是那些散落的光芒,还未来得及落于地,便被四周黑色的岩石尽数吸噬,没有溢出丝毫。

区区几日,她的态度从冷漠到顺从到主动,一幕幕浮现眼前。

他苦笑了一声:“自我出现于甘露台之时,你就做了决定,今天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内。”

“不错”她淡淡回道,没有转身,语气亦无波动。

他的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悲凉。

寅行道颔首对周独夫行了个礼,缓缓道“虽然对阁下了解不深,但一直敬重有加,唤出离锁链,实乃无奈之措。陛下邀我相助,也是本着以江山社稷为先,黎明百姓为上的大义。只能先行委屈阁下了。”

他丝毫未有反应,只直直地盯着她的背影,凄笑道“天海幽雪,你何须如此大费周章。既然你不放心我,那夜在周园,你就可杀了我,永绝后患。”

她的身体微颤,咬紧了下唇,十指在手心攥出了血痕。

教宗目光所至,看到了周独夫眼中的悲怆,看到了圣后神色中难掩的痛苦。

他暗自惊了惊,数百年来,不曾见过有何人何事,能让天海圣后的情绪波动至此,哪怕是太宗皇帝薨逝的那晚,也未见她露出半点悲伤。他不清楚天书陵之战后圣后是如何逃过一死,周独夫又怎么会在沉寂近千年后突然复生。但想来,这两件事一定有莫大的关联。

只是,作为陛下,她没有资格痛苦。将周独夫囚禁于此的这个决定,只为众生,无关个人。

想当年,圣后娘娘登基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同门师兄弟计道人,寅行道和周通请出青云山,均许了他们朝堂上的要职。

整整三百年,国教学院-离宫-朝堂通力合作,对内整肃朝纲倾缴陈氏皇族,对外拉拢妖族共御侵疆魔军。齐心协力,配合默契,让大周百年基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扬光大。

后计道人反,圣后血洗国教学院。教宗因政见不合,亦与她渐行渐远。

可即便如此,多年以来他们所建立起的这份信任,却于乱世之中保留了些许,有些话就算不说出口,也大致能了然于心了。

就像这次,圣后只淡淡提了一句,朕好久未去桐宫,那株千年珊树,也该开花了吧。

教宗即刻便明白了她意欲何在,只道:陛下只要能将他带至树下,剩下的事情,可放心交予我。

又补充一句,离锁链要与被锁之躯直接相触方可制住魂魄,陛下是知道的吧。

她当然知道。

这不是普通的铁链,这是前两日,刚被被天凤之血燃浸过的离锁链。

眼前,被红莲业火舔舐过的铁链触及肌肤,正与魔气相撞,变得愈发凶残,链身温度很快升高,从幽青变得通红,灼烧着他的每一寸裸露的肌肤。

刚刚还未来得及脱去的白色长袍,被鲜血浸过,显出了道道印痕。

在一片珊瑚花中,这一方猩红的血色,更显别样地刺目。

肉身所受的灼骨之痛,这么没什么。

即将要失去的自由,也不算什么。

他只感到心里有一个巨大的窟窿,随之而来的绝望,席卷了每一寸感官。

“怎么,你心虚了,都不敢看我么?”他尖锐道,语气里尽是挑衅。

天海圣后闻言,缓缓地转过身,微微扫过了他的周身,下颌不经意间颤动了一下,只一刻,又恢复了平静。

她地下了双眸,看着满地的点点猩红,淡淡道“你比谁清楚,一旦魔气攻心,你便会失了心智。”顿了一下,她终于抬眼直视着他,正色道:“朕是为了天下苍生的性命,何来心虚?“

如今这星阵虽然重回了圣后手中,但她也只知操控之法,多年来,星阵已自行周转运行,越来越强大,变得嗜血而暴虐。

周独夫当年建造星阵之时,为了防止有朝一日失去控制,在星图中留了许多隐藏的支线。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些隐线,可在危难关头拯救于水火,也可于万劫中倾巢覆灭。

他熟悉每一颗命星的轨迹,一旦失去理智将魔气注入星阵,那这整个天下的日息月升,性命轮回,恐怕都是要被重新定义了。届时,中土大陆,将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呵,你也看到了,此时我丝毫动掸不得,你现在就动手杀了我,星阵就永远是你的了”他咬着牙道。

她用力地拂了拂衣袖,怒道“朕想杀的人,从来不会放过,朕不想杀的人,也没那么容易死”

语毕,她头也不回地大步而去。

寒潭底部微微震颤了起来。

风生,水起。

夜风生而未尽之处,水势敛而未起之地。

岩壁的穹顶洒下的尽数光辉,仿若星辰,被龙鳞敛去后,只剩点点余辉。

古至今无数年来,能被囚禁于桐宫之人,皆非平凡之辈。无数的强者在这里殒殁,他们很清楚生死一念,福祸相依。所谓的一线生机,往往便是死地。

可是他,早在数月前,从周园门前抱起她冰冷的身躯之时,就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事事总不会尽如人意,

天海幽雪,自始至终,你对我,可有过一分真心?

——————————————————————

[我曾经对星空起誓,

只要余生还能见到你,

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如今,我的愿望实现了,

那么,

该是偿还天道的时候了。]

  


评论(2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