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ie

临数

簪痕|(十三)

替我的cp想了一个名字,

独雪cp,取自柳宗元的<江雪>


甘露台一战,寅行道以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事后只平静道:那日在天书陵我就说过,如果我不出手,会死太多人。今日也一样,我的选择,当利众生,不是为了陛下。

圣后并非不明理之人,心里是记下了这份人情,自然不会再追究以前的事情。况且此刻自己刚刚归位,许多余敌还要肃清,朝纲有待重整。此刻她急需拉拢国教学院和离宫,虽然和教宗一时无法恢复以前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但至少不会再是敌人。分庭抗礼,必要时合作互利便是最理想的关系。

整个世界都知晓了,天海圣后归来第一战,便在甘露台结束了曾经不可一世的商行舟,只是知道周独夫也出现的,只有当时当地在场之人。

圣后明白,这位星空下的最强者如若回归于众生视野中,无异于掀起滔天巨浪,所有心怀怨恨想报仇的,心有不甘想挑战的都会一一前来。而以他此刻的情况是完全不可能应付的,一个不小心,便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她当即决定,让教宗将陈长生安置于国教学院内疗伤,自己则亲自将周独夫带回了百草园,秘密安置于园中一处隐蔽的殿内,只安排了莫雨去照料,其余人一概不知。

大周这位叱咤风云几百年的女帝,在消失了数月之后,终是坐回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金色雕龙的王座上,闪着熠熠光芒,九五至尊的凤眸里,飘散着比之前更加凌厉和阴冷的肃杀之气。

只长袖一挥,神都城哀鸿遍野,血流成河。城内数座高官府邸被满门抄斩,无一人生还。城外几座山谷里,遍布着闻讯中慌乱逃生者的尸体,而这些人无一不是通幽一上的高手,均葬生于寒铁骑兵的长枪之下。

一夜之间,仿若回到天海圣后登基初年,一样的铁血手腕,一样杀伐果断。不同的是,那年被杀戮的均是陈氏皇族妄图复辟的余孽,而今日,连天海氏都未能幸免。只因圣后天书陵之战那晚救了陈长生,让天海一族误以为陛下欲将皇位传予他,心生判意。圣后只平静道:好吧,既然骨肉至亲都不能信任,那朕便无需念惜这份亲情了。将那日愿意出兵的几位年轻后辈留下,其余的悉数诛杀。

星空下,夜幕低垂。红光掠影不停地变幻着,有时是皇宫,有时是国教学院,有时是神都外的官道,有时是长安街上隐隐可见的黑影。那日所有背叛她之人,心怀不轨之人,今夜,全部都死了。

既然天书陵之战是世人对她执政以来最有力的一次挑战,那么她就用无数条人命,血淋淋地祭奠了他们的这份不满怨恨。

处理完这些已是到了三更天,夜色微凉,圣后回到栖梧宫,神色略显疲惫。她坐在桌前,阅完了剩下几卷公文,放下了笔,双目微合,手指在太阳穴上轻轻按压着。

这次肃清的朝臣中,有奸臣,有亲信,有忠良。整个朝堂已是空了小半,圣后回想今日大殿上的情形,嘴角扬起一丝薄凉地笑意,那些幸存文武官员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平日里战场上的杀敌神勇喝天骂地的将军,此时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生怕天海圣后凤颜一怒,自己的小命就被取了去。

非常时期,就是要用非常手段。在这一点上,她从未有犹豫。至于后世会怎样评论,她没法去顾忌,作为一个女人,自登基之日起,就没有指望使官会给自己留下什么溢美之词。既然这样,不如摒弃那些忠良道义,用自己的方法,将王权牢牢地巩固在自己手中。

她深知,此时所有人对她的臣服与畏惧,并不是因为她是帝王,而是因为她的强大。天书陵之战中,天下人都看到了她半步神隐的境界,就算堕为圣境,她仍可以以一人之身大战八方风雨三圣人,中了霜余神枪的致命一击,居然短短数月内就可重现于甘露台,手刃计道人,另教宗归顺。

台前的一盏热茶腾升起的袅袅烟雾,迷离了她绝美的容颜。她轻叹了一口气。这种强大所带来的孤独,犹如一张巨网,无处不在无地可逃。高处不胜寒,而这种孤独,她无法与任何人分享,连最亲近的莫雨和徐有容,也不能。

莫雨从百草园归来,见圣后在闭目养神,未敢打扰,只上前小心意义地地将台上散落的奏章拿起,按照顺序一件件地摞好放入盘撃中。天海圣后一手撑着头,眼也未睁,只看似漫不经心地悠悠问了一句:“他怎么样了?”。

莫雨闻言立刻放下了手上的东西,恭敬道:“回禀陛下,周前辈神识清晰,脉象正常,性命是无碍的,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圣后双眉微蹙,抬眼看着她,神色里似多了一分焦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人还未醒来”莫雨小声道。

她沉吟了一下,起身道:“朕要去一趟。”,莫雨赶忙上前扶住,“陛下,还有几个时辰就早朝了,您今日已经很累了,如果不歇息,恐怕凤体吃不消啊。”

“替朕更衣。”不容置喙的一句,莫雨不再说话,熟练地替她换上了一件不那么显眼的玄色锦袍。

圣后拂袖整理了衣折,嘱咐道:“莫雨,这两天辛苦你了,你去休息吧,就不用跟来了,也不要告诉任何人”

莫雨点点头,担忧地看着圣后离去的身影。她心里好奇,在陛下身边这么多年,她知道很多秘密,但亦有分寸,如果陛下不想说的事,她绝不会多问。


评论(9)

热度(43)